《河神新娘》 第十二章画眉

第十二章画眉

待热情褪去,我精疲力尽的依偎在冥北霖的怀中,他替我批了衣袍,将我抱起,从汤室内走出,夜里我们相拥而眠,就这么靠在冥北霖的怀中入眠的感觉,真的无比踏实。

我微微侧着脸,听着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感觉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么?

“夫人?夫人?”

原本,我想次日一早就起身,去厨房里准备些吃食,可结果被叫醒时,已经是次日午时了。

冥北霖着一袭浅青色长袍,俊逸的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一双细长的手,正抚在我的脸颊上,宠溺的望着我。

我揉了揉眼,立刻坐起身来。

却觉得这身上一凉,垂目一看,自己居然只穿着一件纹着红莲的兜兜儿,顿时拉起了被褥,挡在了自己的身上。

“还有什么可遮掩的?昨日,本神君都瞧仔细了。”冥北霖说完,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并且,将给我准备的衣袍,给递给了我。

居然也是浅青色的?这烟罗裙之前我从未见过啊?

“是那鼠湘湘缝制的,本神君瞧着不错,夫人你起身试一试。”冥北霖摊开这烟罗裙对我说道。

我点头,想起昨夜在汤室的那一幕,确实自己如今,在冥北霖的面前,已经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

于是,放下被褥,起身便立即换上裙衫,然后洗漱之后,坐到了梳妆台前。

这个梳妆台极大,样式也不似从前我见过的那般刻板,整个梳妆台完全是一朵花的形状,大大的铜镜,镶嵌在上方。

而这铜镜下,叶子状的木匣子里,装着的,便都是首饰。

只是,昨夜,我记得不曾买这么些啊?

“天未亮时,我特地去买的,你喜欢么?”冥北霖一边说,一边拿起匣子里的木梳,开始替我梳头。

“夫君,我自己来。”我赶忙伸出手,拿过了木梳。

冥北霖则是立在一旁望着我,良久说了一句:“夫人,一会儿,我替你画眉可好?”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你会画眉?”我愣愣的看着他。

“在耀州,请那喜婆子时,她正在给人盘头画眉,一看就会的事儿。”冥北霖说的很是轻巧,伸手就拉开了最右侧的木匣子,里头装着的,是胭脂水粉。

他这都是背着我,去准备的,我昨夜根本就没有去过,胭脂铺。

“来,别动。”冥北霖一手拿着一个螺子黛,一手轻轻捏着我的下巴,然后就朝着我的眉上画。

我微微垂目,看着冥北霖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由的笑了。

只不过,片刻之后,冥北霖望着我的脸,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我侧过头,朝着铜镜里一看,立刻“噗呲”一声笑了,这脸上两条奇黑无比的毛毛虫算什么?

“好啊,你这画的是什么啊?”我抬手轻拍了一下冥北霖的手背。

冥北霖却故作淡定的咳嗽了一声:“这种眉形,极衬你,不觉得活泼有趣,添了一抹生气么?”

“生气?我确实挺生气的,来,我也给你画上。”我拿过螺子黛,假装给冥北霖画眉。

他则是仰着脑袋,连连摇头:“本神君的眉,不黛而黑,无需这些东西装裱,走,用膳去吧。”

冥北霖将漱口的杯盏,都放在了一侧。

我无奈只好又洗了把脸,漱口之后,就同冥北霖一道出屋。

门外,鼠湘湘居然在这候着,见我们出来了,赶忙引着我去“膳厅”吃饭。

这“膳厅”就在正厅的侧边上,此刻,玄凌已经吃上了,浮游也在,不过,看浮游那深重的眼圈,昨夜想必是一夜未眠。

“浮游,宏图如何了?”我望着浮游询问道。

“哎,昨夜数次,跑出屋,都被我拦回了屋内,今日一早,神君又将他困在了屋中。”浮游说完,又看向冥北霖。

“他若是饿极了,生吞了你,也实属正常,本神君若不用术困着他,你如今还有命在?”冥北霖说完,给我的碗中夹了菜。

“那需要困多久?他不吃俗物,该吃什么?”浮游凝眉,一脸肃穆的看着冥北霖询问着。

“神兽,就算饿上一月也不会有事,等他体内浊气散了,本神君自然会让他吃到该吃的东西。”冥北霖说着,看了浮游一眼:“你这眼圈深重,还是去歇着吧。”

“嗯,那公子,夕颜,我去歇着了。”浮游哈欠连天。

“浮游,喝碗粥再去歇着。”我开口,对浮游说,并且,给他盛了一碗粥。

浮游没有胃口,我劝了半晌,他才喝了小半碗。

自从媚儿“离开”之后,他的情绪,就变得异常低落,我再也没有看到他笑过。

“时间久了,便好了。”冥北霖开口,宽慰我。

我点了点头,视线又看向玄凌,玄凌吃饱喝足,被鼠幺妹领着,在一旁玩耍。

之前,我们总是在赶路,玄凌无处可走动,如今到了霖府,地方大了,他能小跑着,四处玩。

“凌儿,慢些。”我开口低声说着。

玄凌则是呵呵的笑着,同那鼠幺妹,玩的不亦乐乎。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夫人,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你就在府里休息吧。”冥北霖也看着玄凌,开口沉声说了一句。

“我也跟你一起去。”我毫不犹豫的说。

“这些日子,你也颠簸累了,还是歇着吧。”冥北霖略带心疼的望着我。

“不必了,我一会儿看过师父,就同你一道出门。”我说罢,麻溜的就吃了饭菜,然后去看望师父。

鼠湘湘告诉我,师父今早和午膳,吃的都是败火的药膳汤。

我进屋,见师父的气色,已然比前些日子好多了,终于是放心了些许。

“湘湘,真的劳烦你们了。”我看着师父被照顾的如此妥当,心中甚是感激。

因为,这一路过来,师父跟着我,除了颠簸受累就再无其它了。

“冥夫人,您会扎针么?”鼠湘湘看着我突然问了一句。

我听了,立即点了点头,之前,村里的孩子积食,我倒是扎过针的。

“您的师父,体热之症极为明显,冥夫人不如试试扎针,或许会有改善。”鼠湘湘提议道。

“这个,我也曾想过,只是,我师父如今身体孱弱,只怕是受不住。”我蹙眉,扎针之法若是能行,子衿应该早就用了吧?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