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新娘》 第十四章怨腐

第十四章怨腐

冥北霖挑衅的话语一出,这些奶娃娃自是不干了,立即冲着我们说了一句“来!”然后就大摇大摆的带着我们朝着林子深处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讨论着,说是想吃冥北霖的腿和胳膊。

“童言无忌。”我张口,低低的说了一句。

而这些小家伙们,带着我们在山中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在一个小黑潭边停下了脚步。

这黑潭,只有冥北霖宅院里的汤室一半大,不过里头的黑水里,却冒着泡泡,好似沸腾了一般。

而就在这时候,身后那群娃娃猛然靠近,想要将冥北霖推入黑潭里。

“小心!”我大声提醒冥北霖。

冥北霖却不以为意,嘴唇微微一动,身后这群小娃娃,就都成了冰雕。

“再不滚出来,本神君就送你上路!”冥北霖将我轻轻朝着一侧的石块上一放,然后冲着这黑潭,冷声叱道。

黑潭之中,瞬间蹿出一个黑色的东西,带起了一大片浑浊的水花,冥北霖猛然抬袖,替我挡住。

“噗咚”一声,几乎是转瞬之间,那黑影又重新跌入了黑潭里。

“混账!”黑潭里的妖物发出了一声怒斥,紧接着,再次冒出了脑袋。

我站起身,朝着黑潭里望去,看到了一张满脸烂疮的面孔。

这张脸是因为在黑潭泡久了,所以,化脓发黑了么?怎么变得如此骇人?

“你是妖?来抢这地盘的?”他盯着冥北霖,张口说道。

冥北霖一脸嫌恶,侧过了脑袋。

因为,黑潭里的妖物说话时,脸上的烂疮,跟着一颤一颤的,好似随时都会爆开。

“本神君若是要抢,你如今,还能在这好好的?”冥北霖语调阴冷。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潭中的妖,此刻也将视线落到了冥北霖身后的夭娃上,看到那些娃娃如今都冻成了冰坨子,立即就知晓冥北霖有些本事。

“你是妖王座下的妖使?”那家伙仰着脑袋,看着冥北霖,眼中在这一刻,生出了一抹惊恐之色。

冥北霖不屑解释,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替我挖一袋,坟中土回来,要新鲜的,下葬不得超过一月。”

“啊?”潭中妖立刻摇头:“就算你是妖使,也不能勉为其难,如今这林子,都阴郁成这般模样,哪里还有人来此处安葬?”

“哦?你确定?”冥北霖的目光阴冷,静静的落在对方的脸上。

那妖被冥北霖的目光所震慑,嘴里磕磕巴巴的说道:“有,有,好似半个月前,确实有一座新坟,就在前头。”

“那还不快去挖?”冥北霖说罢,直接就甩出了袖中布袋。

潭中妖伸出手,好似是要去捡黑潭边的布袋,可下一刻,他的手却是越过了布袋,猛然抓住冥北霖的脚踝。

冥北霖猛一抬脚,狠狠踩在了他的脸上。

“你倒是大胆的很。”冥北霖低语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而那妖物,被冥北霖踩着脸,脸上的脓包发出“啪叽”的声响,好似裂开了。

“脏死了!”冥北霖移开了脚,手中却是掐起了一个手决。

“妖使,妖使,莫要怪罪!小的,小的,只是想确定您是否是妖,您既是伺候妖王的,就算给小的一百个胆子,小的也不敢忤逆您的意思,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妖使大人莫要怪罪。”潭中妖说罢,冲着冥北霖就磕起了头。

那脑袋瓜子,在黑潭边的石块上磕的是“噗噗噗”作响。

“还不快去挖!”冥北霖自是不想看这戏码,直接开口,让其去挖坟中土回来。

潭中妖赶忙抓过那布袋,然后从黑潭之中跃出。

原本,我以为,他出来之后,至少该有个人身,结果,却只是顶着一个黑泥般的脑袋,身下却是一小滩“黑泥水”,并无人的身体。

他迅速的朝着前方挪动,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夫君,那是什么妖?”我望向冥北霖,好奇的问着。

“那叫“怨腐”,是由强大的怨气,演化生出的妖,这种妖物,居于淤泥之中,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一旦入了他的泥潭,就会立即被吞噬。”冥北霖说罢,指着这黑潭:“你瞧瞧,这黑潭之中,还有未消的白骨。”

听到冥北霖如此说,我举着火折子,垂目朝着黑潭里仔细的照了照,果真看到黑潭边上,露出了半截骨头。

这骨头被泥潭浸的发黑,不过,还是依稀能够看到,上头还连着骨的肉。

我顿时觉得喉咙口有些酸涩,恶心的想要呕吐。

冥北霖便侧过身,扶着我坐下。

“夫君,这些小的,你打算如何处置?”我望着这一群小家伙,问冥北霖。

“如今,本神君最要紧事的,便是先想办法除了那妖王,至于这些夭娃,且让他们再等一等。”冥北霖打算,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处置妖王上。

我点头,擒贼先擒王,处置了这里最大的妖,其它妖物,应该也不敢再生出什么歹念了。

正想着,那怨腐就回来了,将那布袋子放在了冥北霖的面前,然后又跃入了黑潭之中。

“妖使大人,也劳烦您在妖王的面前,说几句好话,让我也入圣庙修行如何?”这怨腐望着冥北霖,他已经将冥北霖认做是三面妖王的手下了。

冥北霖压根就不回应他,一手拎起布袋子,一手牵起我,就朝着山下的方向走。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身后,那怨腐还不死心,依旧大声的喊道:“妖使大人!今后若有什么事儿,大可言语一声啊!”

冥北霖步履匆匆,身后,那怨腐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听不见了。

从山上下来,冥北霖就领着我回了府。

回府之后,他开始坐在后院的亭子里,用那坟中土捏起了东西。

捏了半晌,最终,弄出了个“四不像”。

我给他沏了一杯茶水:“你歇一歇。”

“嗯。”他侧过头来,微微张嘴。

我便将茶水,送到了他的唇边,他喝了一口,便问我:“夫人,你可看的出,这是何物么?”

“额?”我盯着泥,看了又看:“马?牛?”

“这是杜小薇!”冥北霖听到我说的,有些无语,直接说了答案。

“杜小薇?”我愣了愣:“你是要捏小薇姑娘的人像?”

“嗯。”冥北霖居然还不假思索的点头。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