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新娘》 第十五章捏人像

第十五章捏人像

我看着那泥,不由的“噗呲”一声笑了。

“笑什么?本神君昨夜没看清她的长相而已,若是看清了,便能捏出一模一样的。”冥北霖说罢,有些赌气的将这坟中土朝着一旁推了一把。

似乎是不愿,继续捏下去了。

“让我试试如何?”我望着那坟中土,问冥北霖。

冥北霖撇了我一眼:“你?”

“嗯,我小时候,最喜欢捏泥人了,我和师兄师姐经常?”说到这,我顿时欲言又止,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便坐下,开始捏这人像。

“夫君,你是在里头加过水了么?这土软软的,很容易上手。”我一边捏着土,一边问冥北霖。

“一月之内的新坟,渗入土中的尸水还未干,这些土之所以软糯,那是因为,被尸水浸湿过。”冥北霖一脸平静的解释着。

而我,则是觉得此刻手心发痒,有些难受。

不过,为了帮冥北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捏。

“你怎么先捏这脑袋?”冥北霖好奇的望着我。

“万事开头难,面相是泥人最最重要的,这是以前一个泥人师父说的。”我说完,仔细的揉着泥团。

“泥人师父?还是糖人师父?”冥北霖调侃的问道。

我仔细的想了想,还真是分不清了,儿时贪吃,又无银钱买,故而也经常驻足在糖人摊前,看着那些大叔捏糖人。

“别管是谁说的,我能做出来便好。”我说罢,就开始聚精会神的捏了起来。

这小薇姑娘的长相我倒是记得清楚,她有一双和媚儿一般圆而透亮的眼眸,只不过,那脸颊要比媚儿清瘦许多,鼻子也算挺,嘴唇薄薄的。

我拿着一旁的小木块,按压着,一点点将五官刻出。

冥北霖坐在我的身旁安安静静的看着,约莫一个时辰之后,这脑袋,总算是捏好了。

冥北霖眨巴着他的一双异瞳,觉得很是稀奇。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我家夫人,居然还有这般才能?看来,今后若是本神君落魄了,便支一个摊子,专门卖泥人可好?”冥北霖望着我做出的泥人脑袋,赞叹着说道。

“拿根小木棍来,该穿上身子了。”我对他说道。

冥北霖点头,让鼠贵拿了一根细细的木棍,我又耗费了足足一个半时辰,才将身体彻底捏好。

当然照冥北霖说的,这身体上,可没有捏衣裳。

“肚脐眼,要加上。”冥北霖指着泥人的肚子,特地叮嘱了我一句。

我点了点头,立刻给这泥人,加上了肚脐眼。

如此一来,倒是全身全尾,很是完整了。

“鲲神大人,冥夫人,现在可以用膳了么?”鼠贵立在一旁,开口问了一句。

我这才恍惚的回过神来,朝着四周一看,天早就已经黑了,只是这亭子里点了好几个灯笼,故而亮堂堂的,所以我并未发现已经入夜。

“嗯,那便用膳吧。”我点头,冥北霖却将那土人像,用一条手帕包好了,然后藏入了自己的袖中。

我们一道去了膳厅,此刻,这桌上已经摆上了饭菜,只是不见玄凌他们,一问才知,他们早就已经用过膳了。

今日,见我们在亭子里忙活,他们便没有过来打扰。

冥北霖给我盛了一碗汤,他自己则依旧是喝茶水。

冥北霖从前吃的便少,这几日更是夸张,要么不进食,要么便是只是喝水饮茶。

我知他们不似凡人,无需顿顿吃喝,可看着他那略带苍白的面色,还是心疼无比。

“小贵儿,今日,这是素汤吧?”我侧过头,看向了鼠贵。

鼠贵点头:“对,这是清火解热的素汤。”

“夫君,你也喝一碗。”我将汤盛好,递给了冥北霖。

冥北霖顺从的接过,一口气便喝了大半碗。

吃过晚膳,冥北霖就带着我出府,鼠贵已经备了马车在府外。

这马车是冥北霖命他买的,说是今后方便我们出行。

鼠贵今夜,也跟着我们一道出去,他负责赶马车。

“鲲神大人,您?”鼠贵的话才刚出口,就被冥北霖打断了。

“你这是生怕别人不知,本神君的真身是鲲鹏么?”冥北霖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那,小的该如何称呼?”鼠贵慌忙问道。

“在外头,喊我公子,私下里,喊我神君便可。”冥北霖说罢,又撩开了帘子,朝着外头望去。

昨夜,我们出来过,只是,昨夜出来时,街上并无这么多红灯笼,可今夜,红灯笼一排排,挂在各个铺子的门口,将整条街道照的通红鲜亮。

“看来,是定好了神女了。”鼠贵一看这些灯笼,便知晓了原由。

“公子,咱们这是要去哪个铺子?”鼠贵开口问道。

“不去铺子,去前面的巷子口。”冥北霖指的正是杜小薇家的方向,看来又是去寻杜小薇。

“昨夜,不是说三日之后,再来寻她么?”我好奇的望着冥北霖。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本神君昨夜,只顾着想早些同夫人回府,将正事给忘了。”他看向我,嘴角带着一抹笑。

我愣了愣,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汤室里的场景,顿时,有些耳热的垂下头去,不看冥北霖。

“既然要去小薇姑娘家,便买些吃食送去吧?”我想到,昨日杜小薇只买了些许苞米碎,她也说了,家中没有银钱,想必已经无其他屯粮了。

冥北霖点头应允,我们买了好些糕点,又买了数袋米面,马车这才朝着那巷子口驶去。

只是杜小薇家前的巷子,实在是太过于窄小了,马车无法进入,故而鼠贵只能在这巷子外等着我们。

冥北霖拎着米面,我则是抱着糕点盒,疾步朝着巷子里走。

进巷子没多久,我就看到了地上居然铺了红布,并且,小巷的墙头上,每隔三五步,就会有一个灯笼。

这些红灯笼,在这漆黑的夜色之中,略显诡异。

待我们到杜小薇的家门口时,我看到,她们家的门上,居然贴了一个大大的喜字,这怎么弄的好似要成婚一般。

我抬起手,叩响她家的房门。

“谁?”屋内,传来了一个极为紧张的询问声。

“小薇姑娘,是我们。”我开口回了一句,里头立即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就被“吱嘎”一声打开了一条缝隙,我看到小薇姑娘脸上带着泪痕,朝着门外张望着。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