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新娘》 第十六章替身

第十六章替身

当杜小薇看清楚门外的是我和冥北霖之后,这才将门给彻底打开。

然后不等我们问,就着急忙慌的告诉我们,今日,神使就送来了衣裳,和沐浴用的花瓣,说是让她这些日子好生歇着。

杜小薇说完,抬起颤抖的手,抓住我的手腕。

“姑娘,你们真的有法子救我么?”她的嘴角抽搐着,那眼皮子已经肿的十分厉害了,想必是又见到那“神使”,被吓坏了。

“小薇姑娘,你别怕,我们会有法子救你的。”我的话音刚落,冥北霖就对小薇姑娘说“手!”

我和杜小薇都狐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快些。”冥北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杜小薇红着眸子,视线依旧看着我。

我则是拉起她的手,送到冥北霖的面前。

冥北霖抓住了杜小薇的食指,紧接着杜小薇便发出了一声“哼哼”,我朝着杜小薇的食指上看去,发现,她的指腹已经溢出了血水来,

冥北霖又掏出藏于袖中的土人像,将杜小薇指腹上的血,滴落到了土人像的肚脐眼里。

这土人像的肚脐眼,就好似“活”的一般,迅速将这血液给吸收殆尽。

“这是什么?”当冥北霖松开杜小薇的手时,杜小薇才缓过神来,指着那土人询问我们。

“你的替身。”冥北霖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

“什么?我的替身?”杜小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你们就打算拿这么一个泥人,去糊弄上神?”

杜小薇指着冥北霖手中的土人像,眼中满是失望。

“小薇姑娘,你别急,此事必定能成。”我开口说着,并且,将糕点盒递给了她:“这些你拿着,慢慢吃。”

“多谢二位的好意,不过,此事,你们还是别插手了,你们斗不过那上神的。”杜小薇愿意收下糕点和米面,不过却并不想我和冥北霖继续插手她的事儿了。

她说,我们送来这些吃的,也算是给她爹娘留了口粮,已经算是帮了她的大忙。

“生辰八字。”冥北霖望着杜小薇:“写在红纸上,给我。”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我说了,不必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你们无需为了救我,而赔上一条性命。”杜小薇说罢,就要转身进屋。

我一把拉住了杜小薇的手,很是诚恳的看着她。

“小薇姑娘,让我们试一试吧,若是我们能成事,到时候救的便不仅仅只是你一人,而是这整个南岭成百上千姑娘。”我的话音刚落,冥北霖就递给了她一张红纸。

“快些。”冥北霖淡淡的催促了一句。

杜小薇蹙着眉,轻轻摇了摇头。

原本,她大抵是以为,我们真会寻个姑娘来替她,故而,多少抱有一丝丝的希望,如今看到这土人像,自是无比失望。

“小薇姑娘,试了,总有一点希望不是么?”我劝道。

杜小薇叹息了一声,将那糕点盒子放到屋内的门侧边,然后接过了红纸,应冥北霖的要求,用指间的血,写下了自己的生辰八字,递给了冥北霖。

冥北霖接过红纸看了一眼,便牵着我的手,转身就要走。

“二位!”杜小薇开口,叫住了我们。

我侧过头,看向她。

她望着我们一脸凝重的说道:“二位,你们还是三思吧。”

“放心。”我冲她笑了笑。

只是,这么一句放心,自是不能让杜小薇真的安心的,她的脸上,依旧带着深深的忧虑。

我知晓,同她说再多也无用,于是,只开口让他早些休息,然后便同冥北霖一道朝着巷子外走去。

“你都不问问我,接下来,打算如何?”冥北霖侧目,看向我。

“你办事,我向来放心,你总有你的法子,我无需过问。”我想着,冥北霖既然捏个土人像,那自是有他的道理。

听到我如此说,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你就这么信我?”

“你是我夫君,我不信你,信谁?”我反问道。

“嗯,这句话,本神君很是受用,晚上,必定好生奖赏你。”他说完,一只手便勾住了我的腰际。

“你何时变得如此没正形了?”我望向他。

他也垂目看着我,不仅仅是嘴角,就连眼角都是向上扬起的,来到了这,他好似真的很开心。

“你笑起来真好看。”我望着他,也不由自主扬起了嘴角。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大抵就是这样,他开心时,你也会发自肺腑的,与他一样开心,甚至比他还要开心。

“你这是在撩拨本神君么?”他将我的手牵的更紧了。

“才不是,只是觉得,夫君你来了这风霖菀之后,便笑的多了,我喜欢看你开心的样子。”我如实说着。

冥北霖听了脸上笑意更浓:“开心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说罢,就牵着我,朝着巷口的马车走了过去。

鼠贵见我们过来了,立刻,就撩开了马车帘子,等着我们上马车。

“夫人可要再逛逛?”冥北霖侧目看了我一眼。

我摇头,想着冥北霖还有那三面妖王要对付,哪里还有心思逛街呢?

“累了?那便回去。”他扶着我上了马车。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坐在马车里,冥北霖的手搭在我的身上,让我侧靠在他的怀中。

“冷么?”他在我的耳畔低语着。

我摇头:“不冷。”

说着,我微微眯着眼,望着冥北霖。

他的手轻轻的在我的肩上拍着,就像往日里,哄玄凌睡觉一般。

我侧着脑袋,紧紧依偎在他的怀中,呢喃道:“要是能永远这样,该有多好?”

“什么?”冥北霖听到我的低喃声,开口问了一句。

我微微摇头,不再说话。

只是,这回府的路,却好似变得极短,几乎是转瞬之间就到了。

冥北霖扶着我下马车,鼠贵则是将宅院的门给推开。

并且,还顺口说了一句:“神君,冥夫人,小的这就去准备沐浴的衣裳。”

“今夜不必了。”我这身上还觉得酸疼,不过,也不能明说原由。

“冥夫人,可是那汤室,有何不妥之处?”鼠贵抬起他那黑豆般的小眼睛,望着我问着。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