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新娘》 第十八章迎合

第十八章迎合

冥北霖听到我如此说,那如墨般的剑眉顿时扬起,脸上的面色也瞬间变得阴沉沉的。

“你师父,你视他如父,而你是我的妻,你的“父亲”,怎会与本神君无关?”他说罢,双手捧着我的脸颊:“夫人,本神君会尽力,待除了这南岭的大妖,本神君会想办法救他,只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

“我知晓,原本师父已经“死”了,如今,还能让我再见到他,已算是我赚到的,我会接受一切结果。”我咬了咬牙,认真的说着。

冥北霖听了抚了抚我的脸颊,没有再言语。

从汤室出来,冥北霖拿起那土人像,便让我用换下的脏衣,裹住那人像。

“若是弄脏了,岂不?”我看着那人像,这可是好不容易捏好的。

“添些人气。”冥北霖解释着。

“添人气?”我望着土人像。

冥北霖点了点头,说是这人像如今身上的土腥气极为重,需用女子的衣裳裹着去一去土腥气,到时候方可以假乱真。

“到时候,它会变成?”我望着人像,灰扑扑的,没有半分的活气?

“会变成“活人”。”冥北霖说着,将那土人像放到了桌上,然后清洗了一下自己的手,便拉着我休息。

我们并排躺着,因听冥北霖说,那土人像会变成“活人”,我很是好奇,侧过身,一直盯着那人像。

“夫人还不想睡么?”冥北霖见我侧身望着那人像,便转过身来,一把将我给拥住了。

“她何时会变成“活人”。”我好奇的问他。

“你好奇这个?”冥北霖垂目望着我,见我点头,他那修长的手,便移到了我的小腹上:“本神君倒是更好奇,此处,何时能多一个活物。”

“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称自己骨肉为“活物”的。”我无奈摇头。

“那这骨肉,何时才能有?”冥北霖望着我,扬起嘴角笑问着:“本神君想快些见到他(她)。”

“此事,怎么急得来?”我垂着眸子,我们这才成婚几日而已。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不急,也不能像夫人你这般清心寡欲。”他说完,揽着我的腰,将我朝着他的怀中用力一拉。

我的手也攀上了冥北霖的肩,他开口,在我的耳畔低语道:“替本神君将这寝衣脱了吧。”

“嗯。”我低低的应了一声。

然后,便去解他的衣襟带,这衣带只是绑了一个结,可我被冥北霖盯着,心都乱了,解了半晌,也没有解开。

“夫人,你这是要耗到天明么,还是让为夫来吧。”他说罢,便翻过身来,紧接着,一只手覆在我的手心上,另一只手麻利的开始褪去我的衣裳。

动作娴熟的很,见我在望着他,他便直接吻了上来,我的手,也揽在了冥北霖的腰际之上。

直至深夜,精疲竭力,才合被而眠。

醒来时,我还蜷在冥北霖的怀里,他的下巴轻轻靠在我的额上,一只手放在我的头下供我枕着,一只手则是拥着我。

“夫君?”我低低的叫了一声,冥北霖闭着眸子,没有半点反应。

于是,我便轻轻的拿开他的手,自顾自的下了床榻。

起身穿好衣裳,我就出屋去打热水。

结果一打开屋门,便吓了一跳,这鼠湘湘,一早就在门外候着了。

“冥夫人,吓着你了么?”见我惊的往后退了一步,鼠湘湘赶忙伸出手扶住了我。

我马上摇头:“没有,你怎么一早就?”

“冥夫人,咱们鼠儿睡的时辰极短,小的也无事可做,故而过来,瞧瞧夫人这有否,需要照顾。”鼠湘湘解释着。

“湘湘,今后不必了,对了后厨在何处?”我望着她询问着。

“冥夫人这是饿了么?小的这就去给夫人准备吃食。”鼠湘湘无比恭敬的对我说着。

“湘湘,你带我去便成。”我说着,拉住了她的胳膊。

鼠湘湘的神情一愣,不过很快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带着我,朝着走廊尽头走去。

这霖府的厨房,就在走廊尽头边上,并不大,摆设也极为简单,两个灶台,和一个镂空雕花的大木架子。

这架子上摆放着的,是一些柴米油盐,架子边上则是洗漱用的木盆子。

我直接坐在灶台前头烧火,鼠湘湘有些慌。

“冥夫人,是不是小的哪儿做的不好?您说,小的立马就改,您还是让小的来做吧?”鼠湘湘有些焦急,立在我面前不知所措。

“湘湘,你做的很好,只是,如今我为人妻子,也想替丈夫做些事。”我冲她笑了笑:“不如,你替我在锅里添些水可好?”

“可?”鼠湘湘凝着柳眉,一双小眼睛里,写着犹豫和迟疑。

“一会儿,锅子可就烧干了。”我说完,不再看她,将柴火儿架起。

然后同鼠湘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当说到这府上的凉亭子,都比厨房大时,鼠湘湘便是随口说了一句,她说冥北霖是鲲神,无需吃什么俗物,自是不需要这厨房的。

霖府之中有厨房,完全是为了迎合照顾,冥北霖凡间的夫人。

鼠湘湘说完,便将热水给盛到了木盆里。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迎合?”我听着微微颔首。

虽然,当初要迎合的那位夫人,不是我,可如今,冥北霖日日都陪着我吃饭。

“冥夫人,小的意思是,鲲神大人极爱夫人。”鼠湘湘大抵是见我面色有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立刻解释。

我点头:“我明白,只是湘湘,我想问问,像我夫君,他该吃些什么?”

“这个?”鼠湘湘听到我如此问,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难色,说是,她也不知,神要吃何物?

“那你们呢?你们喜欢吃什么?我夫君应也爱吃?”我望着鼠湘湘继续询问。

想着,冥北霖想吃的,应该大抵同她们差不多吧?

“冥夫人说笑了,神和妖如何能一概而论?”鼠湘湘似乎有顾忌,不敢说出,她们究竟喜欢吃什么。

“湘湘,你们可是爱吃谷物?”我想着,在农村时,经常看到老鼠悄悄在田里吃谷物。

鼠湘湘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冥夫人,我若说了,你可别害怕?”她看着我,抿嘴说道。

“嗯。”我点头,见她这般严肃,便是越发的好奇了。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