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台仙缘》 第468章 急奔

第468章 急奔

王军点点头,他如今已经是大武士二层,但是他心中知道,自己的修为不可能有多高,而且进境会越来越慢,因为自己少了一条胳膊,少了经脉。看到杨晨似乎对张磊很信任,等明天单独和杨晨谈谈,然后自己再观察张磊一段时间。如果真的值得信任,将烈日军交给张磊也不错。

“小武,这位是张磊的妹妹,张欣,以后跟着你,当一名教官。别小看女子,她可是闯荡过神农架灵兽区的人。”

小武看着张欣的眼光一下子就变得不同,他也只不过闯荡过魔鬼域,神农架都没有去过。不过他心中也有些迷惑,杨晨把张欣安排在这里有什么目的?张欣和杨晨又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不弃兄弟的未婚妻!”杨晨解释了一句,他也害怕把张欣这么一个大美女放在小武那里,一旦那群男教官发乎情,而没有止于礼……

哪怕只是发乎情,也是一个麻烦。

小武心中立刻明白了,心中没有了迷惑,便亲切地向着张欣介绍未来的工作。

第二天和第三天,杨晨在烈日军耗了一天,在教官组和那些孤儿那里耗费了一天。然后也没有得闲,自己的弟子铁战一直没有来麻烦自己,自己这个做师父的,总不能假装就给忘记了吧?

铁战不仅是自己的徒弟,也是兵器城独当一面的大将。

在兵器城,花不忘总览全局之外,主管经营和外事。王军掌管烈日军,主管战斗。小吴负责传授下一代武道,而铁战负责传授锻造。

这里是什么地方?

兵器城!兵器师协会总部!

兵器城和兵器师协会是干什么的?

锻造!

所以,铁战负责的部门才是真正的重要部门。

所以,杨晨在铁战这里耗费的时间最长,整整三天,让原本就处于四星凡器巅峰的铁战,终于能够打造出五行凡器了。

杨晨总算清闲下来了,他准备逛逛兵器城,兵器城依旧在建造之中,所以杨晨每次来,兵器城都处于变化之中,和上次不同。

张磊和张欣已经投入到工作之中,只有杨晨和徐不弃两个人并肩走在兵器城的大道上。

“老大,将来我老了,就在这里养老,你给我准备个地方。”

“行啊!你现在住的那个地方,我从现在就给你留着,你随时都能来住。嗯?”

杨晨的目光一动,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站在道边上,望着他,正神色犹豫,要不要和杨晨打招呼。

那是方远,是杨晨的高中同班同学,当初高考落榜,在班级聚会的时候,想要拜自己为师,学习锻造。因为同学关系,杨晨没有答应,不过将他介绍到兵器城工作,可以赚钱,修炼和学习锻造。此时的方远眉宇间有着焦虑,不由让杨晨心中关切,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的同学,难道在兵器城被欺负了?

徐不弃看到了杨晨的神色,便顺着杨晨的目光望过去。而此时,杨晨已经向着方远走了过去,老远就打着招呼:

“方远,好久不见!”

“是啊,杨……晨,好久不见!”

方远有些结巴,参加工作和在校学生,世界观会发生急速的变化,此时方远再见到杨晨,已经做不到当初为同学时候的自然了。

“方远,我们是同学,有事直接和我说!”杨晨知道方远的感觉,所以他也十分直接,尽量将方远的感觉拉回到同学的时期。

方远的神色果然自然了许多:“杨晨,你很久没有和夏杰联系了吧?”

“夏杰?”

杨晨心中一阵恍惚,响起那个一直叫自己老大的高中时代的铁哥们,自己还真是很久没有和夏杰联系了啊!

心中不由唏嘘!

“我记得他考上滨海大学了,怎么了?最近他回来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嗯!”方远点点头道:“前几天我回家,在西城碰到了他,他家出事了。”

“出事了?”杨晨眉头一拧:“出什么事儿了?”

“那天我碰到了夏杰,看到他心情不好,便拉着他喝酒,他喝多了之后,和我说了很多。夏杰的老家并不在西城,而是在广城。当初夏杰的父母结婚,好像夏杰的爷爷并不同意,所以夏杰他爸就带着夏杰他妈离开了广城,来到了西城。后来夏杰他爸妈在西城打拼,开了一家公司,只是一家小公司。

自从夏杰考上了大学,又接受了援助之后,夏杰家的状况就得到了改善。毕竟是家里出了一个武道院的大学生,未来可期。而且援助夏杰的公司也化了一块业务给夏杰他爸,夏杰他爸便借此迅速地在西城打开了局面,两年的时间,由一个小公司,已经发展成了一个较大的公司。

但是,就在前些日子,夏杰他爸出差的时候,发生不测,他爸都死了。夏杰匆匆赶回办理丧事,去没有想到,他的叔叔带着一群夏家族人从广东赶来,说什么,夏家他爸死了,夏杰还小,还在上学,家族要接收夏杰家的公司。”

“呵呵……”一旁的徐不弃冷笑了两声。

杨晨大步向着自己居住的别墅走去:“跟我来!”

徐不弃和方远急忙跟上,杨晨来到别墅前,根本没有进去,而是进入别墅门前的那辆车内,徐不弃和方远也钻了进来,杨晨开车直奔西城而去。

西城。

一座小型临街别墅,便是现在的夏家,这座别墅还是去年刚刚购买的,那个时候,夏家的生意节节攀升,夏家的别墅门庭若市。

但是,现在,门前冷落车马稀!

在别墅的大门外,还站着两个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彪悍大汉,一脸冷峻地扫视着门外。

“嘎吱……”

一辆车停在了大门前,杨晨推开车门走了出来,向着夏家别墅的大门走去。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大汉已经握住了刀柄,凶厉地喝道:“今天夏家不见客人。”

“我要见夏杰!”

杨晨淡淡地说道,他不想一上来就动武,毕竟没有见到夏杰,不知道夏杰的意思。夏杰是他的铁哥们,虽然实力不如梁祥龙和徐不弃,但是情谊去不差分毫。

“你聋子吗?”那个大汉将刀从刀鞘中抽出了一半,充满了威胁:“夏家今天不见客。”

“你也知道这是夏家?”杨晨的目光变得冰冷:“这里是夏杰的家,能够做主的也只有夏杰。”

“锵!”

那大汉将刀完全拔出,指向了杨晨:“现在走,还来得及!”

杨晨冰冷的眼中现出了一丝讥讽:“什么时候,轮到保镖为主子做主了?”

“保镖?”那大汉楞了一下,然后怒道:“我不是保镖,我们是夏家人。夏城既然死了,他的公司自然要由家族派人来接管。”

“呵呵……”杨晨背着手冷笑了两声,他还在忍,在见到夏杰之前,不想动手。

那大汉看着杨晨和杨晨身边的徐不弃,方远,依旧用刀指着杨晨道:

“滚!”

“砰!”

杨晨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身形一欺,便闪过了那柄指着他的刀,一脚踹在了对方的小腹上,对方的身形便离地倒飞了起来,撞碎了身后的大门,摔进了大门内,还在骨碌翻滚。

另一个大汉心中一惊,但是还没有等到他反应过来,徐不弃的大脚已经踹在了他的小腹上,然后他也离地倒飞了进了破碎的大门。

“敢和老子说滚!”

徐不弃大步向着大门走去,杨晨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也举步向着大门走去。方远一脸的震惊和兴奋,跟在了后面。

在别墅对面的一亮车内,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正是援助夏杰的公司中的两个人。此时两个人望着杨晨三个人的背影,其中一个人轻声道:

“那两个小子有点儿意思,强横,果断,说不定这次不用我们出手了。”

两个大汉翻滚着撞进了别墅,惊动了客厅内的一群人,愣愣地望着从大门外走进来的三个人。

客厅沙发上坐着的人纷纷起身,将凶狠的目光投向大门,更有两个年轻人走到了两个此时已经停止翻滚,躺在地上,弯曲如大虾,痛苦惨叫的两个大汉面前:

“他们是谁?”

“不知道!”两个大汉费力地说出了三个字。

杨晨背着手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夏家?广城夏家?”

距离杨晨最近的一个青年一挺胸膛,脸上带着骄傲:“广城夏家……”

“晨哥!”

楼上突然传出来一个惊喜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出现在二楼楼梯口的夏杰,顺着楼梯向着杨晨跑了过来。

在楼梯口又出现了一个中年女子,脸色苍白,眉宇间锁着悲痛和怨恨,看到杨晨,眼中闪过了一丝欣喜,一丝期盼,她正是夏杰的老妈。

夏杰一路跑到了杨晨的对面,却猛然停住,看着杨晨,双眸一红,却不知道说什么。

“很难?”杨晨轻声道。

夏杰咧了咧嘴:“很难!”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

杨晨心中就叹息了一声,从夏杰的神色就能够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疏远。这要是还在高中,夏杰会毫不犹豫地找杨晨想办法。

“是自己走得太快了吗?以往的朋友都成为了逝去的风景?”

微微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抛去,轻声道:“说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想怎么做?”

“踏踏踏……”下楼梯的脚步声。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夏杰转头望去,看着被簇拥在中间走过来的那个中年人道:“那个人是我爸的弟弟,我的小叔,他说我爸死了,我还在上学,要接收我爸的公司。”

“你想怎么做?”杨晨依旧平静。

夏中伟背着手,一步一步,不疾不徐地顺着楼梯走,两条狭长的眼睛俯视着杨晨,他的心中流动着杀意,他很不喜欢杨晨破门而入,完全无视他们夏家人的姿态。

而此时,夏杰的老妈已经从楼梯上下来,快步向着杨晨走了过来。杨晨在高中的时候,也经常去夏杰家玩,在夏杰家吃饭,所以和夏杰的老妈也非常熟悉:

“阿姨好!”杨晨礼貌问候。

“好!好!”

夏杰老妈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夏中伟那些人也许还没有认出杨晨,但是她如何不知道杨晨的背景?

这一刻,便如同有了主心骨:“晨晨,你帮帮小杰!”

“咳咳……”

夏中伟咳嗦了两声,想要吸引杨晨的注意力,杨晨到现在都没有看他一眼,让他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注意力是吸引了,不过却是吸引的别人,杨晨依旧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望向了夏杰,再次问道:

“你想怎么做?”

“公司是我父母从无到有一手创建的,没有花他们一分钱,没有借他们一分势,他们有什么权利拿走我爸的公司?我爸死了,他们没有一丝悲痛之意,只知道抢我爸的公司,我没有这样的亲戚。”

夏杰这一番话,勾起了他老妈的悲痛,回忆起自己这几十年的一幕幕。遭遇的委屈,经历的磨难,如今丈夫死亡,他的兄弟姐妹没有一丝悲痛,只有满脸的贪婪,不由悲从心来,一时之间,甚至恍惚,眼睛一翻,昏迷了过去。

夏杰还处于愤怒之中,没有看到自己老妈向着地面摔倒,站在对面的杨晨却看得清清楚楚,急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夏杰的老妈,然后对徐不弃道:

“不弃,和那些人说一下,如果是来吊唁的,便去灵前上香。如果想谈别的,就让他们离开。我兄弟没有什么和他们谈的。”

夏中伟的脸气得一青,跟在他背后的几个人眼中凶芒闪烁,整齐地向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

“妈!”这个时候,夏杰也发现了老妈昏迷在杨晨的怀里,嘶声呼唤,眼泪流了出来。

杨晨将手指搭在了夏杰老妈的腕脉上,脸上神色便是一松。只是悲伤过度,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便将灵力输入到夏杰老妈的体内,一边梳理着她的体内郁积,一边对夏杰道:

“阿姨没事!”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