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台仙缘》 第479章 市场

第479章 市场

行!”

徐不弃非常干脆,而且也知道现在不是和杨晨闲聊的时候,拎起背包,起身离去。杨晨自己喝了一会儿茶,他没有想到李无极和爷爷两个给他收购了这么多的材料,金钱达到了七千亿,所以他改变了主意,原本只是想要拍卖少一点儿丹药,这次却决定多拍卖一些,包括符箓也是如此。当然他也不会大量拍卖,计算了一下,各自一百颗刚刚好。

挥手又让侍者换了一壶茶,这才拿起了手机,给计不平挂去。他昨天接到了计不平的电话,电话中计不平很激动,杨晨为他赢得了一份天霖泉,他顺利地突破到了武师,而杨晨找不到在明面上和自己不相关的人,如此便想到了计不平。

计不平是神秘的,很少有人认识,因为他是特殊队伍龙组的成员。到时候再改变一下容貌和身材,不会有人认出来。而且像计不平这种老龙组成员,即便是华夏拍卖行派人跟踪,他都能够摆脱,因为这样的事情干的太多了。至于徐不弃,他更不担心了,那种流浪久的人,更别想跟踪到他。

而且杨晨对华夏拍卖行十分信任,他通过爷爷也了解到,华夏拍卖行从来不做跟踪这种事。当然,也不排除个人贪婪。所以,杨晨选择计不平和徐不弃,这两个人让他放心。

而且计不平还是一个精神力修炼者,到时候徐不弃不经意地释放一丝金属性气息,计不平释放一丝精神力,一个是属性修炼者,一个是精神力修炼者,很难让人想到这是一个团队。如果真的想到这个方向,会更加忌惮。

对了!

还有云家,那可是水属性修炼者的家族,云月就是水属性变异成冰属性。到时候让云家再释放一丝水属性,便是有心人也会认为是三个不同的势力。恐怕都不敢想这是一个势力。

这个势力有水属性修炼者,金属性修炼者和精神力修炼者,而且能够拿出来丹药,符箓和珍贵的破障丹,这得是多么大,多么强的势力?

所以不敢想,杨晨他们这些人才会更安全!

而计不平也值得杨晨信任,两个人曾经一起在河内出生入死,杨晨又为他突破赢得了天霖泉,只要杨晨不叛国,计不平绝对不会背叛杨晨。

计不平很快就乐呵呵地来了,坐在杨晨的对面,脸上全是得意。杨晨撇撇嘴道:

“不就是一个武师嘛!至于吗?”

“至于啊!”计不平依旧笑得眯缝眼:“杨晨,老哥我已经快五十了,和你这个十八岁的大武士没法比啊!我在你这个年龄,还是一个武者呢!能够突破武师,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说吧,叫我来干什么?

反正不可能是为我庆祝,为我庆祝,一壶茶可不够。”

“请你帮个忙!”杨晨直接说道。

“什么忙?说!”计不平收起了笑容,认真起来。

“我炼制了一种能够提升精神力突破境界的丹药……”

“什么?”计不平猛然提高了声音,脸上现出激动之色:“杨晨,杨老弟,晨弟,你看……”

计不平搓着大手道:“你也知道,老哥我是一个精神力修炼者,老哥我已经修炼出一万雾丝了,就卡在化液这里了,是不是先给老哥一颗?

估计你那丹药老贵了,老哥没钱,欠个人情如何?”

“你想多了!”杨晨摇摇头道:“我炼制的这种丹药,只能够帮助精神力修炼者化雾,对已经化雾的精神力修炼者没有效果!”

计不平便一下子瘫坐了沙发上,肩膀也耷拉了下来,没精打采地说道:

“让我帮什么忙?”

“我想拍卖一百颗这种精神力下品破镜丹!”

杨晨将五品神识破障丹改了名字,神识破障丹是古老的名字,现在的名字更适合这个时代。

“为什么让我去?你自己去不就得了?”

杨晨便将事情解释了一遍,计不平当即点头道:“没问题,掩饰身份,摆脱跟踪,这个我拿手。”

“到时候释放一丝精神力,让人知道你是精神力修炼者。”

“行,小事!”计不平浑不在意,胸有成竹!

杨晨便把早就放在身旁的背包递给了计不平道:“这里面有两个包裹,红色的包裹内装的是一百颗精神力下品破镜丹,是交给拍卖行的,另外一个蓝色的包裹装的二十颗破镜丹,如何运作,方才我也说过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知道了,啰嗦!走了!”计不平站起身形,走了门口,又走了回来:“老弟,将来如果你能够炼制出液化的破镜丹,别忘了给老哥一颗。”

“放心!”杨晨认真点头。

“走了!”

计不平走了,杨晨又坐了一会儿,才结账离开。

两天后,还是在这家茶馆,杨晨对面坐着云月,云博平和一个大武师,这个大武师是云博平家的死士,对云博平极为忠心。敲定了一切之后,杨晨承诺世界杯之后,便去给云家布阵。云博平也没有要求杨晨立刻就去,他知道杨晨很快就要集训了,然后就要去打世界杯了。

大不列颠伦敦。

威廉是骑士团中的一个小队长,而骑士团的团长便是八王之一的朱顿·莫莱。

威廉踏着黄昏的余晖,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庄园。

不错!

就是一个很大的庄园。

在欧洲,骑士拥有异常高贵的地位,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小队长!

“主人!”把自己收拾得一丝不苟的管家站在威廉的面前:“蓝盾商行的人前来拜访你,说是给您送来一种来自东方的丹药。”

“东方的丹药?”威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那种像驴粪蛋子的东西?我不需要,我有我们西方的药剂。”

管家依旧一丝不苟:“说是一种能够淬炼灵力的丹药。叫作淬灵丹。”

“呵呵,这是东方想要打开我们西方的市场!我承认东方,特别是华夏的丹药有些神奇,但是也不比我们的药剂强。我们不能给东方人打开我们西方市场的机会,把他们赶走。”

“是!主人!如您所愿!”

管家低着头倒退,然后转身。

“等一下!”

威廉唤住了管家,摸着下巴思索,他如今卡在大武士巅峰已经很久了,不如试试华夏的丹药,

自己只管吃,吃完了,也不帮他们宣传,这不就行了?

糖衣炮弹嘛!

把糖衣剥了吃了,炮弹扔回去就是了!

“让他进来吧!”

迈瑞肯国,华盛顿。

三个牧师走在大街上,虽然挺直着腰,脸上带着庄严,但是眼中难掩一丝颓废之气。

他们都是被梵蒂冈圣地派来这里传教的,在迈瑞肯发展的不错,每个洲都有着教堂,只是他

他们的荣光。但是,再是荣光,也帮助不了他们突破。

从他们的对面走过来两个人,一男一女,身上穿着一种特制的袍子。三个牧师眼中现出厌恶之色。

这两个人却是新兴的一种势力,把自己称之为魔法师。

教会和魔法师相互厌恶,这在世界上已经不是秘密,只是还没有开战罢了。灵气刚刚复苏几十年,教会远没有变得那么强大,还没有把其他流派视为异端的底气。但是小摩擦还是不断,相互看不顺眼,彼此谩骂更是家常便饭。

双方五个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年龄很大,眼中都不时地流露出一丝颓废。这五个人就是那九成中,卡在雾化之前的修炼者,年龄大了,几乎看不到突破的希望了,只能够看着自己一天天衰老,最终寿元耗尽而死亡。这怎么能不颓废?

但是,当彼此看到了双方走了个对头,双方眼中的颓废都消失了,准备开喷,开骂。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旁边的一个商铺内传出来激烈的争吵声:

“没有想到你们天蓝商行也开始欺骗了!”

“我们没有欺骗……”

“没有欺骗?那这是什么?精神力下品破镜丹?真真是笑死我了。谁都知道,精神力突破,只有苦修。这几十年,像你们这种骗子多了去了,我看你们天蓝商行这是不想干下去了,连名誉都不要了!”

“我们没有欺骗,这是古老而神秘的东方华夏炼制的丹药,而且如果我们要欺骗,会只卖一百华夏币吗?

有骗子这么干的吗?

而且我告诉你,只有五颗!”

正要开口相互谩骂攻击的五个人心中一动,张开的口吧嗒一声闭合了。

一百华夏币?

没有这样骗的!

这五个人分属两个阵营,修为也不高,处于化雾的临界点,但是在这个临界点蹉跎了数十年,别的没有长进,但是处事经验却是极为丰富。五个人不再言语,一窝蜂地冲进了那间商铺。其中一个牧师喝道:

“那个下品精神力破镜丹给我看看。”

“也给我看看!”一个魔法师也开口道。

“在这里,随便看!”那个伙计道。

五个人的目光就落在了柜台上,此时在柜台前站着两个年轻的牧师,他们两个自然是认识那三个老牧师,也认识那两个老魔法师,刚要开口,便见到放在他们面前柜台上的两个玻璃瓶子已经被一个老牧师和一个老魔法师抢走,正低头在那里观看。而另一个魔法师和另两个老牧师也挤了过来,将两个年轻的牧师挤在了身后道:

“不是还有三颗吗?拿来给我们看看。”

那个伙计也没有犹豫,实际上他也不相信什么下品精神力破镜丹是真的,只不过老板吩咐的,就只能够这么卖。

为什么不信?

真的破镜丹会卖一百华夏币吗?

做梦呢!

一百华夏币,连一个丹药渣都买不起吧?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所以,那个伙计就痛快地将三个玻璃瓶从货架上拿下来,放在了柜台上。一个魔法师和两个牧师各自拿起了一个玻璃瓶,打开了瓶盖仔细看着。

但是……

看不出来什么,仔细闻闻,也闻不出什么。不过,一百华夏币太便宜,而且他们岁数太大了,突破化雾走正常路根本就没有希望,管它是不是假的,总是一个希望不是?

于是,最终这五个人将这五颗破镜丹买走了。

走出了大门,三个牧师和两个魔法师也不吵架了,而且背道而驰,三个老牧师走在一起,相互交流。

“这个破镜丹真的会有效吗?”

“估计是假的吧,一百华夏币,如果真的有效果,那个炼丹的东方炼丹师就是一个疯子。”

“管它有没有效,反正只是一百华夏币,我们回去试试吧。”

“是啊!我现在每天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失。如果无法突破化雾,估计也没有十几年好活了。试试吧,也许有效呢。”

而此时两个魔法师也在交流。

“我们魔法师协会和教会的差距越来越大了,任由教会这么壮大。恐怕在未来,教会会将我们魔法师视为异端,绞灭了我们。”

“我们原本就不如教会,教皇可是八王之一,而我们魔法师却没有一个能够和教皇一比的高手。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你这个老货,还在我面前装起来了,咱们两个一起长大,一起开启了精神力,一起并肩战斗到现在,我就不相信,我不明白的,你反而明白?”

“呵呵……我告诉你,我还真明白。这也就是老了老了,没有了上进心,就整天胡思乱想,想出来一些心得。”

“那你说说。”

“究其根本,我们魔法师和牧师都是精神力修炼者,都是用精神力沟通天地,借取天地伟力,这你认同吧?”

“废话!”

“但是我们和牧师还有着不同之处,你想到了吗?”

“废话,不就是信仰吗?教会忽悠天下百姓,你今日之苦,来自你前世之恶,所以人从出生就带着原罪。这一世就必须信仰天主以赎罪,如此来世才能够入天堂,否则就必下地狱。他们用前世,今世和来世蒙蔽世人,获取世人信仰,壮大自身。要我看,他们才是异端,哪里像我们魔法师这般纯粹?”

“不错!他们没有我们如此纯粹。但是,却有着优势。”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