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校霸的亲闺女》 第391章:四伯的心3

第391章:四伯的心3

说实话,在此之前,傅清霁一直告诉自己,他不会承认傅听傅霈是他的家人,也努力让自己不要再怨了。

可是吃了宁海的药,他的腿这段时间不疼了,下周也要做手术了,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彻底痊愈了。

傅清霁心里的阴霾散去大半,再去看待傅霈傅听时,发现他对傅霈的那些怨恨,显得那么无厘头。

特别是他冷静下来后,去网上找了之前关于傅霈的新闻。

他本以为傅司行说的那些只是夸大其词,可是看了新闻后,他才发现,其实他的日子,过的比傅霈好太多了。

傅霈吃的那些苦,经历过的黑暗,他根本都不敢想。

认真说起来,傅霈也应该有怨恨的资格,但是傅霈没有。

傅清霁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自己眼里是没有温度的。

可是傅霈明明生活的比他更困难,眼里却充满阳光。

是因为……

有傅听替傅霈扫去了那些阴霾。

傅清霁垂下眸,他不得不承认,他最开始对傅听的偏见,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傅听的女儿,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傅听一直坚定的保护着傅霈,而他什么都没有。

如果当年母亲可以像傅听那样坚定的保护他,他就不会发生悲剧。

明芝对兰雅琴说,“予安这么多年已经够辛苦了,孩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不应该给予安太大的压力。”

“男孩子就是要努力上进,否则有什么出息?”兰雅琴以此为荣,“要是都像弟妹你那样带孩子,傅家还有什么未来,那么大的集团,难道不需要继承人吗?”

兰雅琴笑得有几分得意,“妈,你也看到了,我家予安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能给公司分忧,你可不要辜负他的一片心呐。”

傅老太太摸着佛珠,耷拉着眼皮开口了,“予安啊,你想进公司吗?”

傅予安眼眸温柔的眨了眨眼,眼尾扫到兰雅琴就拼命给他使眼色的样子。

明芝道,“予安刚回来,要不让予安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工作的事情。”

“休息什么休息?予安是我儿子,你别用你的教育方式来插手我的教育方式,我的予安可不是像你小儿子一样进娱乐圈,更不会去学什么没用的设计,他是要做大事业的,哪能清闲?”兰雅琴觉得明芝就是故意的,嫉妒她的予安有本事,比明芝生的两个儿子都厉害,所以不想让予安进傅氏。

明芝越是阻拦,兰雅琴越是要让予安去。

她要让明芝知道,就算老公比不过,但是儿子比的过。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等予安替她拿到了傅氏股份,她就可以对明芝指手画脚了。

“住口!”傅老太太不悦道,“说话跟个市井泼妇一样,这么久佛经白抄了是不是?我问的是予安愿不愿意没问你。”

兰雅琴噎住。

傅予安放下手里的筷子,颔首,“我进公司。”

兰雅琴瞬间笑开了花,予安一定是记住了她的话,要进傅氏帮她争股份了,这可真是她的好儿子哎!

她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

明芝摇头叹息,予安跟着兰雅琴这个妈,实在是太惨了。

饭后,傅老太太去午休。

傅霈还有工作,先走一步。

傅清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

傅南衍手痒的对傅听说,“听听,二伯伯还学了新发型,给你重新扎一下好吗?”

傅听无情的拒绝了,“你力气太大了,会把我的头发扯得很痛。”

其实是傅听嫌弃傅南衍扎的太幼稚了,怕说出来让傅南衍难过。

傅南衍有些遗憾,“都怪我笨手笨脚的,早知道会有个小侄女,当初就应该去学美容美发。”

傅司行正打算去公司,闻言面无表情的说,“你怎么不说你去学挖掘机?”

“我为什么要学这个?”傅南衍双手抱胸,毒舌回去,“给你拋个坟场吗?”

傅司行,“……”

他挽了一下袖口,气笑了,“二货,你有没有尊重过我是你大哥。”

“哦,你哪大?”

傅南衍哼了一声,“也就出了比我早生出来那么几天,除了这个你还有哪比我大?”

傅司行嗤笑一声,“闭嘴吧,掏出来比你都大。”

傅听凑过去,“两个伯伯,你们在说什么啊?”

女孩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头纯粹又干净,看的傅司行傅南衍都羞愧了。

他们怎么能在单纯的小侄女身边,说这样的虎狼之词?

傅南衍立即说,“是你大伯,他说他身份证掏出来,上面的岁数很大了。”

傅司行,“……”

感觉有被冒犯到。

傅听离开之前,发现身上的钥匙扣不见了。

她在客厅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愁眉苦脸的。

岑倦说,“不就是钥匙扣么,哥哥回头给你拉一车。”

“那是我爸爸给我买的钥匙扣,上面的娃娃是爸爸亲手做的我,我可喜欢了。”傅听皱皱鼻子,很不开心。

傅南衍跟傅司行闻言便帮傅听找了起来。

岑倦问了句,“你刚刚去过哪里?”

傅听想了一下,“我去过卫生间,我记得我进去的时候,是放在外面的台子上的,可能洗手的时候忘记拿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岑倦便去卫生间帮傅听找。

这时候有个佣人说,“刚刚我见傅四少爷进去过,也许他看见了呢?”

傅听闻言,也顾不上跟傅予安熟不熟的问题,直接问佣人要了傅予安的房间位置,哒哒哒的跑上去找他。

傅予安看见傅听来找他,一时间还惊讶了一瞬,不过很快就隐去了。

男人瑞凤眼微勾,没什么表情,“找我有事吗?”

“我听佣人说,你刚刚去了卫生间,那你有看见我的钥匙扣吗?”傅听还给他形容了一下钥匙扣上娃娃的样子。

傅予安眼眸低垂,抱歉的说,“没看见,我对女孩用的东西不感兴趣。”

傅听哦了一声,说了句打扰,就走了。

傅予安把门关上,柔和的眼神忽然变得冰冷。

他往里走了几步,坐到了床上,沉默了几秒钟,从枕头下方,摸出了一个钥匙扣。

钥匙扣上挂着一个Q版的女娃娃,梳着两个小揪揪,模样做的跟傅听有三分像,歪着头笑得很可爱。

傅予安眼里的冰凉忽然褪的干干净净,脸部线条在灯光下那样柔和流畅,注视着娃娃,温柔的低语,“是小听的娃娃啊。”

他细白的手指,在两个小揪揪上rua了一下。

又戳了戳娃娃的脸颊,娃娃笑得很可爱,像傅听本人在她面前。

男人唇角用力抿了下,眼底忽而酝开浓稠的阴影,有些委屈的呢喃,“可是她都不亲近我。”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