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星魂》 先导卷 缘起 第一章 青山一观

先导卷 缘起 第一章 青山一观

“离开符神殿后你准备去哪儿?”

“天下之大,何处都可去得。红尘恩怨不过昨日黄花,老朽了,在这若大的天下找个容身之所安度余生。”

“保重!”

“一生算计,追逐的不过是镜中虚月,后会无期!”

----

神元大陆幅员辽阔,漫长的岁月中,无数英豪在这片土地上书写着属于自己的篇章。

大陆有中原三国:隆高、韩奇与池东。隆高位于北面,地势平坦国力强盛,有“万乘之国”的美称;韩奇位于西南,依山傍水,竹海密布,汇聚天下文人骚客,是为“南韩文邦”;池东位于东南,原东大地多出修炼奇才,一代至尊魂体境无心圣便出生于此。所谓:“文起韩奇,武入池东,半文半武北隆高。”

大陆最北部为辽北寒原,国土面积最庞大的寒辽国便雄踞于此。神元大陆被茫茫星海环绕,为什么叫“星海”?这可有个说头:汪洋无边无际,非人力能渡。上古魂神荒青曾试,凌空飞渡十载不得尽头,是为“星海”般浩瀚,夜幕海面倒映星空,真如星海临世,荒青便曰之“神元星海”,星海一称沿用至今。

大陆南端星海包围有一块陆地,包括四周小岛面积有神元大陆之三成,称为神元南陆。千载之前,一代至尊空桁圣统南陆之乱世,建群沙国,群沙国便一直留存至今。

神元大陆自上古时期人族诞生,得天所眷,觉醒体内符神,开拓修炼之法。人族聪慧,运用修炼之法获天地之威能。能觉醒符神之人谓之“魂士”,魂士据实力划分为魂徒、魂使、魂师、魂宗、魂王、魂皇、魂帝、魂圣、魂体和魂神。魂神有毁天灭地之威能,上古至今十万余载人族诞生四位魂神,百兽诞生了五只兽神,兽神与魂神都只存在千载便消失于世。离今最近的兽神蹄天也已失踪两万三千载,成神之路无踪无影。

神元大陆人族势力除五国外,还有两个由人族魂神所建势力。一为人族第三位魂神所创建的符神殿,另一为末代魂神所建的灵兽殿。两大势力都具有数万年的底蕴,实力深不可测。

----

在南韩境内,这里的人们是幸运的,他们感受不到盛夏的酷热。一年中最炎热的日子里,南韩还是那么微风徐徐,甚至这段日子还是南韩最潮湿多雨的季节。

留郡地处韩奇国西南部。如星海般浩瀚的竹海便在留郡北部,竹海连绵不断,微风拂过,竹叶摇荡,沙沙作响,鸟雀欢鸣,生机盎然。

秦方魂圣本是隆高人,最喜周游大陆。秦方南游至留郡万里竹海,于沧海楼,观竹海随风婆娑摇曳。为景所痴,下楼乘一叶扁舟渡水进入竹林。河水碧蓝如天,小舟于河水中行进,留下一橫涟漪,如利剑破江。

见此如画至景,秦方飞身离船,于右岸绝壁用配剑题“剑江”二字。从此无名小河拥名“剑江”。留郡剑江的声名大躁,无数游人不远万里前来留郡只为一观竹海剑江。沧海楼三楼靠窗的一个小座也从此空了起来。

----

一个风朗气清的清晨,一个糟老头子来到剑江北岸。

“船家,这船我可买下吗?”

“老人家,你要我这破船干嘛?如果是要渡江,自当渡你。如果要干老汉这渡人的苦差事,您老看上去也没这把力气啊!”

“渡人?哈哈哈,船家说笑了。我这老朽怎么渡得了人,能渡自己便是我余生之梦了。只想独自顺流而下,看看这剑江竹海是个什么盛景。”

“老人家坚持我也不强求了,给个酒钱船你就带走吧。”

----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这字好盛的气势,可惜景已不同往昔。”

糟老头子架着破舟,顺流而下,远望沧浪楼已出现眼前。

随着剑江名声鹊起,沧浪楼已不复从前的静谧。游人如织,纷纷登楼仰望崖壁,喧闹繁华。

“这楼便是去不得了,继续走吧,还好一路有盛景相伴。南韩美景冠绝三国,果不欺人,没有早日前来一观乃人生一大憾事。”

糟老头子略微在题字崖停留,继续向南行去。

----

小舟行至静安山,一阵婴孩啼声入糟老头耳。

“前半生太过凶戾,这个婴孩又与我有缘,我就把这个孩子带在身边吧。”

寻着哭声,老人靠岸停舟。离岸不远的竹林中,一个襁褓中的婴孩被置于地面。老人上前抱起婴儿。

“哭声嘹亮,果然是个男童。”

男婴皮肤白嫩,双颊微微泛红。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打量着这陌生的老人,停止了哭泣。男婴仿佛是这竹海的精灵,他一止啼,整个竹海好像都安静了下来。

“可惜啊可惜,破军之像,凝聚杀心,他日必造杀孽。”

糟老头放下男童,转身离去。老人才跨两步,男童又开始啼哭。又起微风,吹落竹叶纷纷。

“罢了,我来帮你一把,希望我没有做错吧。”

老人回头又抱起男童向河岸走去,出林风止。老人有所感叹:

“上天赐名啊,你就叫风止境吧。止境止境,有所止境。”

----

不知怎的,静安山建起了一个道观,取名止风观。观主是个须发皆白的老道,看上去一副仙风道骨。南韩人们不信佛道,倒是隆高建有很多道观。韩奇人非要来个信仰的话,勉强算是信佛,有些许寺庙建于山林之间,香火平平。

这个止风观的出现,让周围的人很是惊奇:

“怎么有老道来韩奇建道观?”

人就是这么可笑,越是稀奇的事,越想去看看。又有从众心理,周围一带人都去止风观走动。渐渐的,静安山一带人习惯了这个道观的存在。人嘛,即使不信神佛,遇事还是会找这些拜拜。

于是出奇的,止风观香火还不错,逢年过节去止风观上上香成了人们生活习惯。老道慈眉善目的,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有仙风道骨。看着老道端坐于铺团上,香客总会静下心来,心情舒畅。

----

“爷爷,爷爷,山下李村的李老伯问我怎么不学道术,看得都是书生儒书。你叫我看的这些不是道书吗?”

月明星稀,道观后厢房中,一个六岁的男童捧着一本古籍,摇头晃脑地念着。小眼一斜,看见老道坐在铺团上一动不动,有些无聊。突然想起清晨背书开观时,老香客的说辞,便说了出来,想打破夜晚的宁静。

“对世俗的领悟,对道的领悟各家都是想通的。圣贤之书更能升华个人的精气,培养心中的浩然正气,更适合你。”

老道眼睛也没睁,保持原来的姿势淡淡地回答男童。

“浩然正气?哦,我知道了。”

爷爷又说了些自己不懂的词,男童有些无聊。继续念着书,心里却想着白天香客们跟自己的交流。男童没有出过道观,一切对外界的认知都来源于爷爷随口的话语和香客的攀谈。

“爷爷,我听见他们说其他孩子大了都要去符神殿觉醒符神,我什么时候能去啊?”

“你不用去觉醒符神,证道一途到最后靠得不是力量而是对道的感悟。而且杀伐的生活并不适合你,平凡才是美好。”

“哦,我知道了。这些书我什么时候才不用看了啊?”

“当你有所感悟,看什么书都一样的时候就不用再看了。”

“又不是一本书,怎么可能看起来一样呢?爷爷,你又骗止境。”

“哈哈哈,当有一天你能明白这道理的时候你就真的长大了,是个能独挡一面的男人了!”

老道终于从铺团上起身,一阵大笑,向卧房走去。

“嘿嘿,终于可以休息咯。”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男童飞速地合上书,一蹦一跳地回自己的小房间。

----

山中容易忘记日月交替,转眼间将近十个春秋过去了。道观还伫立在静安山中,不过今日这止风观没有迎客。大门紧闭,挂着今日闭观的告示。

岁月仿佛没有了那惊天的伟力,老道还是当年的那个老道,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一脸婴儿肥的男童变化巨大,渐渐地和老道一般的个子,长得较为清秀,双眼很是有神,还有一股报读诗书的气质,很是耐看,不似道观里长大的孩子。

“你下山去吧。”

老道把这个不到十六岁的少年叫到跟前。

“爷爷,为何叫我下山。”

“你已经长大了,本来准备等你十六岁时再让你下山,不过我有其他琐事需要处理,只能让你提前下山了。”

“叫孩儿下山有什么吩咐吗,我会尽力完成。”

“路需要自己走,风景需要自己看。我的要求只会束缚你,想干什么凭着本心所示,去吧。”

少年听了老道的话,简单的回房收拾一番,带了几件素衣,背着青灰色麻布包袱来到老道面前磕了三个头。

“我知道你早想去外面看看了,也是时候了。我不求你忧国忧民心系天下,只愿你能做个君子克己善独。”

老道有许多感触,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

“爷爷,我走了,我每过一段时间便回山看你。”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