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星魂》 第一百九十六章 西奥多的话(二)

第一百九十六章 西奥多的话(二)

?空中西奥多的影像还没有消失,老人的眼睛还望着米娅。米娅离开椅子,离开西奥多的魔法实验室,事情出现了她没有预想到的变化,这个时候她需要回到邓拉公国,前往拉姆斯。现在威特人族不存在圣魔导师,这个时候温德尔就是整个威特人族最强大的魔导师。魔导师的实力天差地别,面对希尔保特她能使用水神魔戒战胜,但是面对西奥多就算是水神魔戒也不会取到效果,能靠魔导师支撑起一个大公国的在威特人族只有邓拉,只有温德尔。

米娅走得很快,来得快去得快,不过水奥魔法塔的法师们不会忘记这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女魔法师。米娅不能用武力解决温德尔,但是她还有另外的办法救下柳影。这个办法能救下柳影,不过这样一来霍尔克中清静自在的生活就不会存在,一个在大众眼里已经死亡的人物将会重新复活。

拉姆斯森林现在已经是深夜,森林东侧入口的大帐上成群的夜鸮在夜晚更加活跃,时不时拍打翅膀离开落脚处一两米,在静谧的夜发出格外明显的声音。大帐中的邓拉大公没有被这样的噪音打扰,在整整一天受到切斯特的摧残后,这样自然的噪音在他耳中已经不算什么。而且这个时候邓拉大公还在等待他的第三只夜鸮王,人在等待的时候时间总显漫长,会情不自禁地浮想联翩,一些有的没的莫名其妙地串联在一起。处于这种状态的邓拉大公更不会受到几只夜鸮的打扰。

切斯特不像一般的垂暮老人,年老如他还如此嗜睡,一点儿也没有人生中所余不多的宝贵生命就这样浪费在睡眠上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入夜没有多久,他便离开大帐找到自己的地方睡去,切斯特的离开才能让邓拉大公清静下来,不然是没有办法进入这浮想联翩的状态,切斯特会在他面前疯狂刷存在感。

大帐时时起伏的夜鸮拍击翅膀的声音一顿,所有的夜鸮安静地待在大帐四周,没有夜鸮感造次,因为它们的王将要来临。与众不同的破空声传入邓拉大公的耳朵,将他从浮躁的状态中唤醒,邓拉大公驱散脑中的杂念,准备接受自己老师的消息。在刚才一个人的时间中邓拉大公没有想林中的异族,而是回忆自己的情感历程,这样的画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温德尔的脑中,估计是看见阿里卡后勾起了他的一些记忆。

让邓拉大公期盼已久的第三只夜鸮王飞入大帐,同样的落脚位置,同样的仰角,不一样的人像出现在大帐半空。这个人就是米娅在水奥魔法塔顶层所见的西奥多,这个圣魔导师也给自己得意的学生留下了魔法影像,内容与米娅所见截然不同,对不同的对象西奥多有不同的话要说。

“那个人又有行动,不仅是威特人族,异族的圣境也同样赴邀,我现在已经不在拉纳卡山。只有你最让我放心,与异族的全面战争就要开启,你需要好好挑选合适的年轻魔法师,未来靠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些年轻人。我能感觉到,这次的魔法大会会出现一个带领威特人族走向辉煌的少年魔法师,希望你能全力支持他,整个水奥魔法他要全力支持他,整个威特人族要全力支持他。”

与米娅所见的魔法影像不同的是,西奥多留给邓拉大公的魔法影像在语音一了画面便结束,但是他的话一直在邓拉大公的脑海中反复重播。一直以来,异族战争都是由几个圣魔导师主持,他不用插手,只需照看他的邓拉公国。现在情况出现了变化,圣境全部离开后,老师将主持全面战争的重担交给了他,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多了许多。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阳光驱赶黑夜离开这片土地,新的一天来得迅捷,眼睛一闭一睁就是另外一天。绿草还没有睡醒,晶莹的露珠犹如涎液缓慢滑入土壤,让土壤又多了一份湿润。切斯特在骄阳初升时就睁开了双眼,来到邓拉大公所在的大帐。切斯特一进大帐就见到邓拉大公端坐在椅子上,衣装与发型与他昨夜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切斯特知道这个晚上又是邓拉大公的一个不眠之夜。

“我不知道你还在想什么,直接围攻进去什么事情都不会再有麻烦事,算算时间圣安东尼的魔法师大会也要结束了,作为大公你是需要出席最后的决赛。”

清早起床,精力旺盛的切斯特开始了新一天的口水话。他不知道邓拉大公还在等些什么,现在的温德尔在他眼中少了往日的果断,过于计较分毫的得失,这不是一个大公国之主应该有的样子。

“等兰卡斯的三个魔导师赶到拉姆斯就扫清异族。”

在切斯特的眼里,今天又会是漫长的拉锯战,他没有想到邓拉大公答应得这么果决,邓拉大公这句话让切斯特冒到嘴边的话马上吞回肚子。切斯特猜想,邓拉大公应该是等到了最后的消息作出了决断,他不知道是谁的话能让温德尔这么快作出决定。后面的时间切斯特长时间保持沉默,与邓拉大公一起等待兰卡斯魔导师的到来。

邓拉大公决定快速解决眼前的一切,切斯特的话说得很对,圣安东尼的魔法师大会将要结束,他不能继续在拉姆斯耗下去。邓拉大公准备在魔法师大会结束后便直接前往威特大陆,寻找说的能带领威特人族走向辉煌的少年魔法师。老师回来之前,在他的主持下与异族的全面战争绝对不能输。

天上的双日没有多长时间将会再一次聚在一起,在大帐中的邓拉大公与切斯特终于等来了从兰卡斯赶来的三位魔导师。这三个魔导师来得很快,比邓拉大公预计的要快上将近一天的时间。邓拉大公认为应该是西奥多离开威特大陆之前在威特魔法师公会留下了什么话,所以这些兰卡斯的魔法师才会这么配合自己的行动。

“生命有时候就是如此脆弱。”

邓拉大公离开大帐,看着重空中纷飞的夜鸮,这次不是一批批地搜寻,而是倾巢而出,庞大的夜鸮群中三只夜鸮王尤其突出,它们的体型相当于两只普通的夜鸮。邓拉大公的感叹是为藏身在拉姆斯大森林某一处的柳影,这一次不仅有他,还有另外的四位魔导师随行,这样的阵容对于那三个异族不再是噩梦难度,那个充满奇迹的少年不会再有奇迹发生。生命脆弱,日落终有时。

“那只夜鸮,好像有些不一样。”

柳影每一天都会早早地醒来,今天他发现拉姆斯上空的夜鸮多了不少,想到应该是邓拉大公加大了搜寻力度。柳影透过缝隙看着天上的一只夜鸮,距离遥远每只夜鸮在柳影眼中都是一个黑色圆点,但是这次空中的黑点让柳影感觉有些不一样,与其它夜鸮比好像有些特别。

经过几天的休养,柳影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不但如此,他还顺利突破,现在有了魂宗的实力,魔力也水涨船高,正式成为四阶魔法师。这是值得欢呼雀跃的事情,在十七岁的年纪他有了现在的修为,百里如烟能震惊整个神元大陆就是因为她在十八岁成为魂王,柳影认为他如果能参加这次的玄榜大比,一定能成为神元诸天,拥有专属于自己的称号。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但是被困在拉姆斯的柳影开心不起来,每一天都是生命倒计时,不知道外面的邓拉大公会什么时候进行攻击。强大是一个相对的词,与无数同龄人相比,柳影是无比强大的,与邓拉大公那样的魔导师相比,柳影与那一株株滴落露珠的青草没有太大区别。

三个人昨天夜晚选择休息的地方是一处山阴处的山洞,洞里长满杂草,有一段时间没有生物活动的迹象,柳影三人是很长一段时间后到访的来客。从洞中残留的一些毛发能看出,这个山洞属于一只熊类魔兽,只是不知道原本的主人是死了还是出于某些原因抛弃了这个地方,让三个人能落脚一晚。

“那个魔导师看来是进入这个森林了。”

空中的变化最先落入风乞的眼中,在柳影活动身体回到山洞后风乞提出这个沉重的话题。除非他能在短时间内有巨大的突破,不然再次对上邓拉大公,他们不会有机会离开拉姆斯。别说短时间有突破,从时年秘境出来的魂士一生的修为都会固定在离开秘境的境界,能提升的只有战斗技巧。几天过去,极夜的救援没有到来,花阴公主应该知道原因,但是她没有给两外两人解释,风乞也没有询问。

逃是逃不了,风乞决定就待着山洞中等待邓拉大公到来,他在山洞四周精心布置禁制,尽量增加胜算。花阴这几天多数时候都一双眼睛盯着柳影,把风乞选择性的忽略。风乞认为花阴有办法逃出这个困境,还能有机会带出柳影,他需要的是争取时间,也许他会葬身在这片森林。只要风止境能顺利离开他就心满意足,他已经活力不少年头,其实他早就应该死在留郡。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