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星魂》 第一百九十八章 互相引诱

第一百九十八章 互相引诱

?“这就是德维特所创造的禁咒毁灭之树吧,果然是一个天赋卓越的木系魔法师,威特人族现在还没有一个木系圣魔导师,也许他会成为第一个。”

邓拉大公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拉姆斯大森林出现这么大一颗遮天蔽日的古树被他第一时间察觉到,德维特在普通大众人眼中名气不像他这么响亮,是一个沉默低调的魔导师。但是到了大魔法师以上的层次后,大家都会认识拉姆斯了解到他的毁灭之树,这颗毁灭之树在异族战场力挽狂澜拯救了威特人族的一处战场,所以他才会被异族魂圣强者一路追杀,好不容易才保下自己的性命。

自从德维特回到兰卡斯后,高阶魔法师们就再一次认识了这位魔导师,认识他所创造的新禁咒。毁灭之树的出现大大加强了高阶木系魔导师的作战能力。邓拉大公也是第一次见德维特使用毁灭之树,他知道德维特是遇见了神元魂圣。强大的毁灭之力邓拉大公在远处都能感受到,确实是一种强大的禁咒,不过他不能肯定德维特能战胜那个魂圣,特别是有一个总是诞生奇迹的柳影在侧。邓拉大公一路朝着毁灭之树行去,准备支援德维特。

除了邓拉大公之外,其他三位魔导师在见到德维特的禁咒之后也驻足感叹德维特的魔法天赋,然后从不同的方位朝德维特赶去。

柳影三人所处的山洞位置这个时候不再是黑暗一片,正式长成的毁灭之树虽然遮挡了阳光,但是巨大的树冠往下投射妖冶的紫光,紫光没有阳光的温暖,比深夜的月光更加冰凉,环绕在在它之下的生物周围,想要带走生命之火的灼热,使这片天地变成死寂。毁灭之树出现的地方只会伴随无情地掠夺,所有的生命力都会变成它的养分,如果吸收的养分不够它的生长,它甚至会将唤醒它的人吸成干尸。

在其他人眼中这就是末日之境,不过这样的场面不会恐吓到风乞,一颗贪婪的巨树,并不能让它退缩。而且它也不用处理头上的毁灭之树,与魔法师的对决只要干掉了魔法师就一切迎刃而解,他把目光汇集到德维特身上,用眼神告诉这个找他麻烦的魔导师:“你完了。”

德维特的禁咒虽然强大,但是他的实力远不及邓拉大公,他的防御与禁咒都有破绽。就算是邓拉大公的防御风乞也能轰出一个凹洞,要打破这个魔导师的防御对于风乞来说要简单很多。

德维特举着魔杖站在毁灭之树身边,他的魔力有很大的损耗,魔力消耗过大对于魔法师来说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没有魔力的魔法师就不会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不过德维特没有一点儿慌忙,他用左手手掌贴着毁灭之树的树干,这颗树就像是他的孩子,他的卫士,那粗糙的触感给了德维特极大的安全感,德维特认为自己在毁灭之树旁就不会输。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德维特举起魔杖,这个时候魔晶释放的已经不是绿光,而是被毁灭之树同化的紫光,现在他的所有魔法都是以毁灭之树为核心,这种课就是他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也是他最强的防御手段。

不断投射紫光的树冠接到德维特的指示,无数紫色的藤条从树冠垂下,每一根藤条都有成人腰身粗细,下落的过程中紫色藤条还在有规律地抖动,好像这些藤条是一条条蛇类魔兽,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山洞口外的风乞。眼前的猎物看起来很美妙,一个魂圣作为养分是一件多么让树兴奋的事情,毁灭之树似乎高潮迭起,叶子剧烈抖动,发出巨大的沙沙响,一些叶片也因为摇晃落下。

极夜作为神元人族最神秘的势力,底蕴甚至还要超过两殿,期间的魂技任极夜人员挑选,没一个人都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魂技。风乞是魂圣,地品魂技在他的手中的威力不会弱于同阶禁咒,面对毁灭之树的攻击,风乞没有慌忙,魂士感天悟地创造的魂技不会输给外族魔法。邯山猿再一次从风乞的身体脱体而出,这次它不用面对邓拉大公使人绝望的禁咒。虽然毁灭之树看上去威势更大,但是邯山猿仍要当一个伐木工。

邯山猿没有控制自己的体型,像小山一样高的它一双眼睛看着铺面而来的紫色藤条,被灰色光芒包裹的右掌凌空一爪,无数石块被邯山猿吸到手中,除了山洞还安然无恙外,风乞所站的地面好像下沉了几分。巨量的石块砂砾在邯山猿手中化成一柄长矛,手掌上的灰光也延伸到整柄长矛,这是风乞掌握的地品中级魂技破天矛。

这门魂技不仅在极夜人的眼中,在所有神元魂士的眼中都是一门异符神魂士魂技,从来没有人想过不是异符神的魂士也能掌握这门魂技。这是在风乞在时年秘境中得到的一门魂技,他和其他魂士的想法不一样,也许也是因为没有受过正统魂士修炼的风乞没有固定的模式禁锢自己的思维。他很巧妙地自己释放魂技,但是这破天矛却是由他的符神投射出,在邯山猿的神力帮助下,这门魂技的威力大大加强。

风乞在向德维特展示,不仅你有参天古树,我也有撼世神猿。邯山猿看着由藤蔓组成的紫色浪潮不断接近再接近,一支长矛掷出,破空声瞬间压住了毁灭之树的沙沙响,锐利与力量才是王道。

风乞没有理会空中的毁灭之树,因为他知道邯山猿会为他摆平一切,一切毁灭之树的攻击都被风乞忽略掉,他的眼睛紧盯着德维特。作为一个象征生命力的木系魔法师,德维特看上去更想是一个阴间的刺客,面容枯槁,身体瘦弱,好像风乞一巴掌就能把这个魔法师全身的筋骨拍碎。在参加异面战争的时候德维特还是一个微微有些富态的胖子,战争给他留下的痕迹很大,德维特不认为眼前的风乞能做到同样的事情。

风乞与德维特之间还有许多毁灭之树垂下来的藤蔓,一旦被这些紫色的藤蔓缠住只能慢慢感受生命不断从身体中流出,体验瞬间从青壮小伙到垂死老人的转变。但是风乞没有管这些东西,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德维特,邯山猿离手的破天矛击中紫色浪潮的中心,柔韧的藤条好像变成一面泥墙,被长矛轰得四分五裂。

失去生命之源的藤条落在地面上像是被渔夫拉网落在船舱的海鱼,弹跳扭动,不一会就停止扭曲从地面消失,化成紫色的光辉重新进入毁灭之树体内。对于毁灭之树没有任何损耗,消失的只是德维特体内留存的魂力。

与魔法师近身作战很容易获得战斗的胜利,所以只要这个魔法师不愚蠢,他都不会让魂士靠近,精明的德维特一定不是愚蠢的魔法师。紫色藤条在风乞接近德维特的过程中就被他的符神消灭干净,没有阻挠到风乞的前进。沙沙作响的叶子从树冠落下,落在地面的叶子很快在这片灭绝生命的荒原生根发芽,眨眼就长成一颗颗没有树叶的枯树,枯树从扎根的土壤中长出双腿,在地面上站起来,成为数量庞大的树人大军。

突然出现的树人没有影响风乞的动作,他的目标还是被树人团团围住的德维特,不仅是他自己,风乞的符神也一步一步接近德维特,要帮助主人铺平道路。德维特在魔法袍兜帽下的嘴细微上翘,看见风乞以自己为目标更加开心,在他眼中这次对决在风乞作出这样的决定后已经结束。德维特举起的魔杖狠狠地向地面一戳,毁灭之树散发的紫光明亮几分,消失不见的紫色藤蔓重新出现,不过这次它们不是来自树冠,而是来自地面。以德维特为中心,一层一层的由藤蔓组成的囚笼出现在拉姆斯,它们要关的不是风乞与他的符神,而是德维特。

一层一层的藤蔓看上去十分坚固,但是这对于风乞来说不算什么,风乞能撕毁它们一次,那么久有第二次,德维特同样知道这一点,他就是要引风乞攻击自己。花费不低代价围筑的防御更加有诚意,有诚意的买卖敌人才愿意做。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毁灭之树的树干底部无数根茎在紫光中大量的滋养下粗壮异常,这些根茎的根部慢慢上翘接近土壤表面,只要风乞来到它们面前,致命一击就会破土而出,毁灭之树最强大的攻击就在土壤之下,在这些粗大的根茎上。

风乞在前,邯山猿在后,树人与藤蔓不能完全阻挡他们的进攻,风乞距离德维特越来越近,毁灭之树的根茎距离地面也越来越近。

一步又一步,终于毁灭之树的根茎破土而出!风乞好像是料到了德维特的这一击,邯山猿先一步抓起风乞扔向空中的树冠,于是落入毁灭之树根茎怀抱的只有邯山猿,风乞逃过一劫。

风乞看出了毁灭之树的弱点就在它的树冠,贸然攻击一定会引起拼命反抗,于是他样张攻击德维特,但是他的目标一直是树冠。风乞没有想到德维特也是在引诱自己,那致命一击他侥幸逃过,只是他的邯山猿就没有这样的好运。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