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星魂》 第一百九十九章 几度春宵

第一百九十九章 几度春宵

?风乞与德维特激战的声响传入宁静的山洞中,外面的交战并不能影响洞中的两个人,更准确来说,是不能影响花阴。躺在地面上的柳影是不会被巨大的吵闹声惊醒,这个时候的他就像是一具死尸,只有基本的身体本能。花阴就是简单的看着柳影,看着柳影的脸,现在柳影安静的样子与风夫子的神态很贴合。

花阴伸出右手,用指尖轻轻触碰柳影的脸颊,点了一下就抬起来又轻轻再点下去,像是在测试柳影皮肤的弹性,又好像是在捉弄这个昏迷的少年,在寻常时间花阴是没有这样的机会,无论这个男人是柳影还是风止境。伴随着花阴的手指点动,柳影的眼睫毛有些颤动,不知道是他有了微弱反应,还是脸颊的弹动传到睫毛引起反应。

花阴从贴身的香囊中取出一根略有些锈迹的铁针,很难想象这样美丽的少女会将这种破铜烂铁贴身收藏,还放到她的香囊中。花阴的香囊与米娅的戒指有同样的空间功能,可以被称为神器,区别是这个香囊全部的功能也仅仅到这里。

铁针的两头都是尖端,花阴只能拈铁针的中端,花阴把视线收到铁针上,用刚刚触摸柳影脸庞的右手食指与拇指轻捻转动。即使这样,铁针上明显的锈迹也没有污浊花阴的玉手,这锈迹由上天铭刻其上,在它产生之初便存在,就算是圣境强者也不能毁去,何况是柔弱的花阴。这只是花阴在思考时的下意识动作,她没有想过拂去铁针上的锈迹。

花阴拈起铁针放到自己脑后,用铁针将乌黑秀发上的束带挑破。失去发带的束缚,花阴的长发散落到肩后,有几缕顽皮的青丝耷拉到前胸,花阴将它们挑到肩后,乌黑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如果柳影还醒着,会惊讶与生锈的铁针还能完成这样的任务,不仅能将束带挑破,还能保持自身不被折断。

如果是参加了五十多年前秘境之行的个人族强者看见这一幕只会感叹花阴的财大气粗,帝伩所留的神器竟然被少女用来挑发带。花阴把手中的铁针顺手别在外衣的右胸,与普通人家的妇女处理使用完毕的绣花针的方式没有多大分别。

花阴认真整理肩后的秀发,让它们更加柔顺整齐,头发长了会影响女子做很多事情,包括她今天想要做的事情,花阴把地上被挑开的束带拾起,将自己一头的秀发盘成神元人族韩奇新婚女子的发型固定。山洞没有铜镜,花阴对着空气,好像那里存在一面铜镜,慢慢进行整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忙完这一切的花阴将注意力重新放到柳影身上,双手从柳影的颈部往下滑动,柳影有些破损、有些泥污的魔法袍就这样被花阴脱了下来,然后被少女扔到火堆中,有燃料的注入,半死不活散发热量的火堆重获新生,大量的火苗窜起,将山洞照得更加明亮,也让花阴与柳影在洞壁上留下的暗影更加深邃。

花阴从柳影身上脱下的衣物不止一件魔法袍,其余的衣物花阴没有扔进火堆而是垫在山洞冰冷的地面上。在火光的照射下,花阴审视着这个男人的躯体,这个人比她想象的要强壮许多,随着心脏的强力搏动,坚实的胸肌被撑起。还好米娅在对柳影进行最后一次改造的时候将柳影全身密布的伤痕抹去,让他的身体看上去和从前一般干净光滑。

魔法袍燃烧得很迅速,给了火堆短暂的热烈后化为灰烬,它在这个世间最后的工作就是如此,也许许多东西还不能想这件魔法袍一样做到短暂的炫丽,只能躺在犄角旮旯中发霉腐烂。山洞的光线因为火堆变暗,洞壁上柳影与花阴的暗影也淡了几分。在洞壁上可以看到,应该是属于花阴的双手在柳影身上舞动,然后两人的头颅贴近,花阴的双唇吻上了柳影的双唇,昏迷中的柳影不能回应花阴的热情,不过这没有关系。

两人唇分,花阴抬起头坐直身体,手也从柳影的身上收回,花阴那件别着铁针充满洛斯托王国风情的丝衣从她的身上滑落到地面,她也不怕珍贵的铁针遗失在这拉姆斯的小山洞中。洞外两位八阶强者战斗引起的狂风有几份穿过风乞的禁制闯入静谧的山洞,没有衣物的花阴感到了一丝寒冷,她还是看着柳影的脸庞,右手在柳影的胸膛画着小圈圈。画着小圈圈的右手食指开始放慢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停在一点,然后去了其它地方。

柳影还被困在自己的梦境中,在梦境中他回到了焚炎大沙漠,可是身旁没有仇睿的身影,偌大的焚炎沙漠只有柳影一人。这个空间静得让人害怕,就算是柳影在心中也有一些恐惧,恐惧之余深埋的一丝期待被察觉。在这样炎热的环境他还穿着厚实的魔法袍,没有太多犹豫,柳影将魔法袍脱下丢在地面,神奇的是魔法袍一到地面便消失,不见踪影。

柳影直到脱光了所有衣物才感到一些凉爽,不过在焚炎沙漠这样的地方久待你是不可能感到舒适,柳影有些口干舌燥,想要讨口水喝。茫茫大沙漠中,身无长物的,柳影在哪里才能找到水呢?也许是上天怜悯这个可怜的人儿,常年无雨的焚炎沙漠竟然下了一阵小雨,柳影张开嘴、对着太空接受上天的馈赠。

解决饮水问题的柳影就这样赤裸地在沙漠中漫无目的地行走,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儿,好像是要寻找记忆中的薪火城。就这样走呀走呀,渐渐有了些尿意,应该是刚才的雨水喝多了的缘故。人有三急,见四下无人,柳影便就地解决。能及时地解决尿急总是爽的,爽过后柳影继续在无尽的焚炎沙漠独步。

花阴从柳影身体上离开,将散落的衣物拾起穿回,丝衣上别着的铁针没有因为衣物的震动掉落在地面上。花阴穿好衣服后,铁针还在那个位置,在花阴的手中这枚铁针很听话。现在花阴的动作没有开始时那样闲缓,山洞外开始有新的战斗动静,风乞面对的第一个对手已经被他解决掉,新的魔导师接替了德维特,花阴感知到邓拉大公的气息,知道留给她的时间不多,需要尽快行动。

花阴把铁针取到指间,左手抓起柳影的右手,找到柳影的动脉将一头刺了进去,铁针比看上去要锋利许多,柳影如今堪比龙族的身体也被直接没入一半,就像是一块鲜嫩的豆腐。很奇妙的一幕出现,柳影的鲜血没有沿着铁针边缘流出,原本灰暗无光的铁针开始变红,很快成为明亮的橘红,它刺入的应该不是柳影的血管,而是冶铁的熔炉。

花阴看见铁针这样的变化,知道宗主没有欺骗自己,她没有任何犹豫,左手与柳影的右手五指相扣,让铁针的另一半没入自己的血管。在铁针刺入的一瞬间花阴就感到强烈的眩晕感,她强行让自己头脑清醒,贴着柳影的躯体躺在这个男人身边,空闲的右手抚在柳影的右脸颊上,将这个男人的头摆向自己,再一次吻了上去,满含情意的双眼逐渐合拢。

焚炎大沙漠不再是空无一物,只有漫天黄沙,柳影看见天空出现一只咆哮的黑龙,他认识这头黑龙,蛇窟中的庞大巨龙就是它!只有在这样绝对的力量差距之前,柳影才能深切地感觉到自己力量的弱小,黑龙的强大是邓拉大公远不能及的!龙族向人族发出一声声的咆哮,几声过后凶猛的咆哮就变成怯弱的哀鸣。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柳影回过身,一个蓝光少年朝着他走来,准确说是朝着那头黑龙走来。柳影没有躲开的觉悟,他还站在原地,站在蓝光少年与黑龙的中间。柳影迈不开步子,因为蓝光少年的容貌和现在的自己一模一样,这个蓝光少年就是柳影自己!不对,柳影马上否定,这个蓝光少年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韩奇风夫子!花阴想要让柳影变成的那个风止境。

黑龙没有移动,在低空拍打着龙翼,口中是不变的悲鸣。柳影也没有移动,他的目光一直放在这个极可能是风止境的蓝光少年身上,看着这个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走向黑龙,无可避免的,两人靠在了一起,鼻子对着鼻子,眼睛对着眼睛。下一个瞬间,蓝光少年不有理会挡路的柳影右向前踏了一步,而柳影好像只是一道幻影,没有实体,不能阻挡蓝光少年的前进,两人的身体在这一刻重合到一起。

时光好像就凝滞在这一刻,柳影感觉自己的身体要爆炸开来,头颅仿佛从天门裂开化为两半,柳影想要大声嚎叫,但是他叫不出声!大脑多了许多莫名的东西,往事一幕幕不自主地出现,他回到使用元素风暴想要在邓拉大公手中夺得生机的夜晚,马上他又回到与安斯艾尔对战的比试台,回到霍尔克法师塔米娅老师的魔法实验室,回到蛇窟,回到天星山,一直回到归木镇外的小树林。

画面并没有停止,柳影来到池东国最南陲的小镇外手中还拿着缰绳,花阴正在用自己的粉唇轻点他的右脸……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