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星魂》 第二百零九章 争执

第二百零九章 争执

?兰卡斯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是一个繁华的城市,更是一个传奇的城市。如果说整个威特大陆哪一个城市最难被攻破,那一定会是兰卡斯。兰卡斯与所有威特人族建立的城市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兰卡斯没有普通人,在大街小巷行走的都是魔法师,一个人族的修炼圣地绝对是名不虚传的,一个全部都由魔法师组成的城市怎么攻破?

在兰卡斯这个地方,如果你没有正式魔法师的身份都不怎么好意思出门,当然少男少女不在此之列。魔法师的修炼十分漫长,威特人族历史上成名的强大魔法师不乏大器晚成之辈。这段时间的兰卡斯有了许多年轻的面孔,瞬间便把这座平均年纪也在威特大陆排在首位的城市变得青春而有朝气,事情也不总是呈现好的一面,年轻人多了,兰卡斯城中发生的争执也便更多,让老魔法师们看得直皱眉。

酒是一个好东西,将人性的许多方面无限放大,兰卡斯的一个酒馆中两个二十余岁的正式魔法师为谁会成为这次魔法大会最后的冠军争执不休,看样子也是这次魔法大会的参赛魔法师,就是不知道来自哪个帝国。两人像市井小人在酒馆里大呼小叫,似乎只有直接把对方的声音压住,就能取得争执的胜利。酒馆中的其他人看着热闹,时不时交头接耳讨论一两句,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在兰卡斯的各个角落发生,如果今天不来上一段,反而感觉生活中少了些什么。

一个头戴兜帽的少年进入这个酒馆,每天都有这样装束的人进出,少年没有收到任何关注,这也是他想要看到的。兰卡斯就是这点好,魔法师并不会受到人们的注视,少年魔法袍上的三颗蓝星更是不会让别人多看几眼。少年在门口环视酒馆一周,总算是在两个争执的魔法师附近发现了一个空位,没有过多犹豫,少年直接在位置上坐下,点了一大杯兰卡斯特色的星殒酒。

少年就是从圣安东尼离开的柳影,柳影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酒这种液体,即便在新婚之夜他看着空中的明月喝了不少,现在也不影响他来喝几杯。柳影的强大让伊迪萨心有敬畏,她的眼里柳影并不是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而是一个活在故事中的英雄人物,柳影喝了一夜,她也看了一夜。当新的一天来临,柳影先一步离开婚房,伊迪萨也没有向自己的父亲提起这件事。

每个势力的参赛魔法师都是成群前往兰卡斯,邓拉公国的大部队也来到兰卡斯城附近,还有两天就是正式进入兰卡斯城的日子。柳影想要找个小酒馆好好喝几杯,从霍金镇开始他酒就喜欢上酒馆这种市井的氛围。于是柳影第一次主动找到伊迪萨,向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借了一件魔法袍,伊迪萨的魔法袍有些香水的气味,套在柳影的身上稍显短小,就这个样子柳影一个人离开了营地。

邓拉大公没有阻拦,他认为柳影是想要提前看看自己出生的城市,也许柳影的内心深处潜藏着一丝这样的想法。邓拉大公一点而不担心独身的柳影会在强者如云的兰卡斯吃亏,这个小家伙不去主动找别人的麻烦就已经不错。

“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愚蠢。”

邓拉大公总是认为有柳影在的地方就不会平静,他只是希望兰卡斯的人别招惹到这个少年,邓拉大公感觉有些人会有大麻烦。

柳影进入兰卡斯之前在城门外静立了许久,看着巨型的蓝星浮雕,好像能从上面看出一朵花。酒馆这种东西布满了兰卡斯,毕竟魔法师们也是凡人,会有欲望。这里的酒馆就和霍金镇的一样好找,给柳影节省了许多时间,还不用开口询问。不过这里酒馆的火爆程度还要超越霍金镇,一连走进十多个酒馆都没有位置,但是法神并没有遗弃他的宠儿,柳影走进的第十三家酒馆终于有了一个空位。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一旁就有两人在争吵,但是柳影管不了这么多,赶紧把座位占下来,错过这个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看见下一个空位。可能就是这两个魔法师的吵闹才让他得到了这个位置。

“奥德里一定比埃莉诺强大,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成为威特人族的领袖。”

斯维得是奥德里的忠实拥护者,这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崇拜奥德里,而是他完全接受不了以后在异面战场被一个女人呼来喝去,心里有股好笑的男子主义,当然这也是许多看好奥德里的魔法师心中的真实想法。

“连奥德里都亲口承认自己输给过埃莉诺,为什么埃莉诺不能在魔法大会上战胜奥德里成为冠军?”

昂内尔一直支持美丽并强大的埃莉诺,为了心中的女神,昂内尔已经和斯维得从上午争论到中午,还好大家都是魔法师,精力比普通人强太多,就算是继续吵到夜晚他们都做得到。

“而且别忘了兰卡斯十多年来的传说,也许埃莉诺就是那个得到群星祝福的人,说不定埃莉诺能成为蓝星帝国的女皇,威特人族在她的带领下一定能更加强盛,取得战争的胜利。”

埃莉诺是这一代蓝星帝国的皇室成员中最强大的人,结合十多年间的传闻,昂内尔相信她就是那个受到群星祝福,一定会站在威特人族顶端的人。

“那种事情也就你会相信了,谁不知道那个皇子在幼年便已经夭折,十七年前蓝星皇室的震动就是因为……”

昂内尔说埃莉诺是那个受上天祝福的皇室成员他是最不相信的,因为从年龄上就讲不通。埃莉诺虽然强大,但是与那如同法神转世的天象比起来还是不够资格。斯维得直接把坊间的传闻扔出来,说到一半他就意识到不对,这样的事情可是只能在私底下说的,如果被别人听见传到皇室耳中,他就要倒大霉.

柳影听了几句两个魔法师的交流就没有理会,对于自己在魔法大会未来的对手他不会在意,只要这些年纪还不太老的魔法师们没有魔导师的修为,那么不会对他有一丁点的威胁。据他所知,整个魔法大会最强大的也就是五阶巅峰的魔法师,这个大会对于他来说就是走一个过场。柳影喝着自己的美酒,不多功夫已经两大杯下肚,准备端起第三杯,盛满美酒的杯子可比他的龙殇魔杖沉重太多。

柳影仰起头喝酒的动作一顿,因为他听见了昂内尔说起兰卡斯十多年间的传言。他没有想到刚刚来到兰卡斯就能听闻关于自己的事情,听见兰卡斯的这个传闻。柳影将就被放在桌子上,脑中在回忆某些事。

斯维得不经意失了言,他一时间忘记了该用什么话回击昂内尔,目光在酒馆其他角落打量,离他最近的柳影最先进入他的视线,这个时候杯中的美酒还没有进入咽喉,柳影就放下了酒杯。

“这位朋友,你认为这次魔法大会奥德里比较厉害,还是埃莉诺比较厉害,谁能夺冠?”

斯维得认为柳影也是认为昂内尔的猜测有些无稽才会有这样的作态,正好让柳影加入他们之间的争斗,这个时候拉帮结派会占很大的优势。

柳影的思想重新回到兰卡斯的小酒馆,抬头看着这个打扰自己的魔法师,他不是很想加入两人的交谈。

“我不认识这两个人,不过我能肯定的是,他们都不会多夺冠。”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回答了斯维得的问题后,柳影再次端起他的酒杯,没有看到斯维得有些愤怒的表情。本来这个小酒馆的人没有太多人在意两个魔法师的争论,因为这两个人都很强大,谁那道冠军都有道理,但是柳影的话就不一样了,一句“我不认识这两个人”就让所有人放下正在做的事,看着这个穿着正式魔法师法袍的狂妄之人。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诋毁埃莉诺公主?”

昂内尔不再与斯维得争执,在他的眼中,这个魔法师比斯维得还要该死,昂内尔用不善的眼光盯着柳影。

“不认识?你恐怕不是魔法师吧,估计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捡了一件魔法袍混进兰卡斯的平民,还带着兜帽装模做样。”

斯维得打量柳影上下,感觉这个人的魔法袍并不合身,肯定不是他自己的,敢伪装魔法师在威特大陆可是重罪,会受到严惩!这个时候斯维得看着柳影的兜帽感觉很碍眼,没有询问主人的意思,直接动手去掀柳影的帽子,如果邓拉公国的魔法师看见斯维得敢这样对待柳影,一定会十分佩服他的勇气。不过还别说,柳影的帽子还真的被他给掀开,一头晶蓝的秀发失去兜帽的掩盖后裸露在外,进入所有人的视野里。

即便事帽子被人粗鲁地掀开,柳影也没有第一时间发难,他一直记得自己来到兰卡斯的目的事为了饮酒,现在酒还没有喝完,不适合干其它事情。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