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8大军阀》 第1205章 ,中俄谈判

第1205章 ,中俄谈判

?漠河位于黑龙江省西北部,地处中俄交界河黑龙江之滨。《》

早在清朝咸丰年间,漠河因为发现金苗,因此招来俄国人越江盗采,1885年清政府发觉后,令瑷珲副都统派兵驱逐金匪,在光绪十四年,北洋大臣李鸿章调吉林候补知府李金镛开办了漠河金矿,获金甚巨,一时间漠河闻名遐迩。一时间,近百万名的矿丁涌入沟内,并招来国内外客商,在漠河设铺经商,使漠河形成畸形的繁荣小镇。

可见漠河与沙俄还是有很有很深的渊源的,当年的漠河一直都是在沙俄的觊觎之下的,现在中国可以在漠河掌控沙俄的命运,时间跟沙俄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克伦斯基到了漠河之后,并不是绝对安全了,由于这次是秘密谈判的,所以克伦斯基不能大张旗鼓的带侍卫在身边,除了沙皇政府的派遣的一些精干士兵以外,但是大多都在途中丧失了。剩下的大多数是中国的特战队员跟随其后。

蔡锷在克伦斯基到漠河的当晚就举行了谈判仪式。直接安排在当晚,蔡锷有两个主要目的,一个是给克伦斯基一个暗示,就是苏维埃政府的能力很大,不光是沿途有暗袭,势力也能布及到漠河地区;另外一个则是,让克伦斯基舟旅劳顿之后直接进入谈判,耗尽克伦斯基的精力,不然这个角色在谈判场上可是一个很难对付的角色。

克伦斯基本不想直接当晚就谈判,不过蔡锷说已经准备好了,他也只有客随主便了。

谈判的会议厅设在了漠河县政府对面的一个饭店里面,是个有中俄风格交汇的饭店。

不过此时饭店已经从里到外都由中国的特工控制了,就是为了保持绝对的安全,就连克伦斯基的随从人员进去的时候都被下了武器。

“克伦斯基先生,一路劳累了!”蔡锷一见到克伦斯基就主动很热情的上去握手。

“部长先生久等了!”不得不说,克伦斯基如果是朋友的话肯定会成为中国人民的一个难得的知心朋友,可是要是敌人的话,那将也是一个可怕的敌人。克伦斯基的一举一动竟然跟中国官场上沉浮好多年的人一样得体,蔡锷都有点惊讶,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能够见到克伦斯基先生,等多久都是我的荣幸啊!”蔡锷故意在语气里增添了一点讽刺的意味,就是为了讽刺克伦斯基在路上一路都遇到暗杀的事情。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我也是抱着能见到部长先生的坚定信念而来的!”克伦斯基丝毫没有因为蔡锷的含沙射影而感到尴尬,反而信心十足的说到,意思好像不光是说自己有信心能够到这里,甚至有意思是说,沙皇政府也是有信心战胜苏维埃反动政府的。

“那就好,那就好,这边请!”蔡锷知道自己就算接着说下去肯定也不会占到过多的便宜,还是直接奔入主题吧。

这次谈判并不像以往的谈判,这次谈判除了几个随从人员,主要的角色就是蔡锷和克伦斯基了,这两个人的谈判如果顺利,将更写沙俄和中国的交往历史。

“部长先生,我有两件事情不明白,还请部长先生赐教!”克伦斯基刚坐下来,还没等蔡锷提出任何要求就直接发难了。

蔡锷一愣,这个克伦斯基是怎么想的,难不成把这当成他的主场了么,“克伦斯基先生请说!”

蔡锷微微一笑,做出很随意的样子,表面上并没有因为克伦斯基先发问而在气势上输了多少。

“第一件事,我知道蔡先生是担任贵国的国土防卫部部长,虽然身居要职,可是这次是一件外交事件,我觉得贵国应该派一位外交官跟我谈,而不是您!第二件事,我非常感谢这次来的途中贵国的特战队员的保护,可是我不明白的是,既然贵国有心帮助沙皇清除乱党,可是为什么还在私下给乱党提供帮助?我可以理解为贵国现在的做法,正是你们的俗语,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克伦斯基站起来说的,字正腔圆,虽然脸上还是很恭敬的样子,可是语气里多了很多气愤。

蔡锷知道克伦斯基这次来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打算,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在等一下谈到关键问题的时候给自己多争取一点筹码,可是在蔡锷看来,筹码是用自己手中的实力说话的,而不是靠几句空洞的口号的。

“克伦斯基先生,看来你对我们存在很大的误会啊,当然也很感谢克伦斯基先生能够如此坦诚的说出您心中的疑虑。正好借此机会我好好的向您解释一下,消除我们彼此心中的疑虑,这样大家才能做一个坦诚的朋友嘛!”蔡锷平时感觉自己没那么多废话,可是今天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废话了,当然这废话的好处就是既能消磨掉克伦斯基等人的耐性,又能表现出中国对这次合作并不是十分在意的表面态度。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之所以派我这个国土防卫部部长前来跟克伦斯基先生一起探讨中俄以后的发展问题,有三个不得不让我出席的原因,第一个中俄相邻的国家,中国的很多利益也与沙俄的众多利益相挂钩,沙俄的稳定与否与中国的安全也有着密切的联系,而这些都是我作为国土防卫部部长义不容辞的责任,第二个原因,我自身除了国土防卫部部长以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北方第一集团军的总司令,而这次支持沙皇政府推翻国内反动政府苏维埃政权的主要支持力量就是我的北方第一集团军,所以让我出席与你谈判是为了更好的支持沙皇政府推翻国内的反动政权,第三点,我想克伦斯基先生应该很清楚,这次中国x政府干涉了沙俄的内政问题,可是中国国民政府觉得沙俄问题应该自己解决,所以我们只是提供支持,因为我们始终认为沙俄是在沙皇政府的领导下的,所以我们只是人道主义的支持,如果牵涉到了外交部的话,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干涉贵国的内政了,为了避免这个误会的发生,所以我国国民政府认为这并不是一次外交活动,只是一次朋友的相互帮忙罢了!”蔡锷有理有据的反驳了克伦斯基的第一个发难,甚至将中国直接摆在了一个邻邦好友的地位上,其它的概不承认了。

克伦斯基想要反驳,可是蔡锷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紧接着说下面一个问题了,“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不清楚是哪个故意栽赃陷害我们中国国民政府的,我们的确是在彼得格勒建立了贸易公司,但是我们只是向彼得格勒的人民提供日常生活用品,这也是我国国民出于对沙俄人民的深厚友谊才这么做的,我想克伦斯基先生肯定也认为,无论是在沙皇政府管理范围的沙俄人民,还是在反动的苏维埃政府管辖内的沙俄人民,他们都是沙皇的子民,克伦斯基先生也不愿意看到沙皇的子民过在水深火热之中吧!”蔡锷当然不会承认国民政府在两头做军火贸易,而把所谓的军火贸易说成了中国国民对沙俄人民的人道帮助。

虽然克伦斯基知道这只是蔡锷的借口,甚至他还能找到一系列的证据来证明中国国民政府的确在干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情,可是他不会这么干,这等于双方互相撕破脸皮,可是一旦撕破脸皮对沙皇政府的影响是最大的,那这次谈判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我代表沙皇政府感谢贵国的政府的浓情厚意,部长先生,现在我们开始商议,贵国政府如何继续帮助沙皇政府推翻反动的苏维埃政府吧。”克伦斯基意识到了蔡锷也是一个巧舌多辩的家伙,与其和蔡锷在一些没有意义的问题上争论不休,还不如直接讨论正题呢,何况克伦斯基已经感到有些疲乏了。

蔡锷以逸待劳的手段已经初见其效了。

“克伦斯基先生,我想听听你对目前贵国国内情势的分析,我想在座的应该没有比您更清楚的了,我们的国民政府也要根据你的分析提供最合理的支持方案啊!”蔡锷又将问题抛给了克伦斯基,其实目前的沙俄形式,中国的特工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现在让克伦斯基说这些无非就是在慢慢的耗费克伦斯基的精力。

“部长先生,我想你也很清楚,沙皇政府目前还是在莫斯科掌握着大量的沙俄土地很政权,反动政府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久了,而且不瞒您说,我们已经从欧洲战场调回了我们的精锐力量,现在已经对苏维埃反动政府形成了东西合围的趋势,我想要不了多久,苏维埃反动政府就会在沙俄成为历史了!”克伦斯基一脸自信的说到,仿佛整个战场已经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中了。

“呵呵……照这么说,我们国民政府只需要在背后给沙皇政府鼓鼓掌,加加油就可以了,那我们期待沙皇政府取得胜利的那一天!”蔡锷有点不高兴的说到,听克伦斯基的意思沙皇政府不是风雨飘摇而是胜券在握,既然这样,那国民政府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之功了?蔡锷很讨厌,克伦斯基这种盲目自大的说法。

“部长先生,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在中俄联手的情况下,我们的政府才能够取得这么大的胜利!”克伦斯基没想到蔡锷对自己几句吹嘘的话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赶紧改口说到。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克伦斯基先生,我希望沙皇政府能够坦诚的给我们提供现在的沙俄局势分析,这样我们才能针对性给沙皇政府提供想要的帮助。”蔡锷冷冷的说到。

“一定,一定,不过眼下,我们最需要的是贵国的武器和军需用品的支持!”克伦斯基抓紧时间,先把沙俄的利益确定了再说。

“这个自然会有,但是我想克伦斯基先生,应该很清楚,我们的国民力量也是比较薄弱的,要是举国支持沙皇政府,对我们自身的力量,是一个很大的削弱,所以,我想沙皇政府也不愿意看到,真心帮忙的朋友自身受到重创吧!”

在外交谈判之中,就要像买菜那样斤斤计较,能为国家争取一点利益就是一点利益,这写争取到的利益也许看起来很小,但是一旦稍微放大,那都是非常可观的。

蔡锷也是来之前跟伍廷芳拜师学艺的,所以在克伦斯基提出要求的时候,蔡锷没有急于答应,先把合作条件讲好,再说提供多少支持,这些顺序要是乱了,那吃亏最大的就是中国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