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8大军阀》 第1216章 ,变相而谈

第1216章 ,变相而谈

“呵呵……我怎么会忘呢,早就给您准备好了,上次没有喝好,这次我们一定要喝个痛快!”克伦斯基也很是很喜欢酒,而且蔡锷喝酒毫不扭捏的性格克伦斯基更是喜欢。

克伦斯基故意提上次在漠河没有喝好的事情,实际上是感谢上次蔡锷救了自己,上次要不是蔡锷在关键的时候伸出了一个盘子,可能现在克伦斯基都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蔡锷跟克伦斯基像是两个好久不见的好友一样,有说有笑的朝车队走去,后面跟着的一群人,各怀心计!

很快迎宾的车队就将蔡锷还有随从人员送到了,沙皇政府在莫斯科专门为蔡锷设立的公馆。

一座很有沙俄特色的**别墅,由于现在的莫斯科境内虽然是在沙皇政府的统治下,可是苏维埃政府的特工还是可以在莫斯科肆意的活动,所以为了安全考虑选择了一座**的别墅,四周比较空旷,而且还有沙皇自卫队的精英成员带着很多士兵在周围护卫,明岗暗哨不计其数。

看来沙皇政府真是从细节上对这次蔡锷来莫斯科很是重视,虽然蔡锷在车里,但是常年军旅生涯,使得他对军人的气息都是很熟悉的,一接近别墅就感受到有很多职业军人在周围。

“谢谢,贵国政府的厚爱啊!”蔡锷在下车的时候由衷的对克伦斯基说到。

“部长先生真是客气了,鄙人在去中国的时候,不但在漠河受到了部长先生亲切的关爱,就连在途中,要是没有贵国的特战队员的拼死保护,我可能今天就不能站在这里了!”克伦斯基对上次去漠河谈判,无论是途中中国的特战队员的悉心保护,还是在漠河谈判现场,蔡锷的奋不顾身都是很感激的,从里对中国产生了很大的好感。

克伦斯基说着就引着蔡锷朝别墅里面走去,由于有尼古拉耶维奇的命令,除了克伦斯基和经过检查的工作人员闲杂人等没有允许不得靠近别墅区,所以随同的官员都只能在别墅外面都听了下来。当然这些官员不会有任何抱怨,反正从头到尾他们都是陪衬的,无所谓进不进去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呵呵……没想到,即使是在莫斯科也要这么严密的保护啊!”蔡锷当然发现了进了别墅只有自己的随从还有克伦斯基,加上几个穿着黑色西服,长得五大三粗,眼神却精悍有力的大汉,很明显这些人是所谓的贴身保镖了。

“没办法,主要是为了先生的安全着想!”克伦斯基怎么听不出蔡锷语气里有嘲讽的意味。

先不说彼得格勒作为沙皇政权的首府都被苏维埃占据了,就连临时首都莫斯科,也被苏维埃政权的特工给渗入了,实在有点丢人了。

“克伦斯基先生,我想你应该是最清楚我这次来的目的吧!”蔡锷看了一眼身边的随从,还有后面的贴身保镖,意思是让他们下去,自己要跟克伦斯基先生好好谈谈了。

其实克伦斯基有一点没看错,蔡锷办事果然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之所以一上来没有直接说是去会见尼古拉耶维奇首相,是因为他首先要跟克伦斯基要谈谈,因为中国国民政府最重要目的就是在这次沙俄动乱中,促使克伦斯基建立一个亲华的政权,所以一切事情都要先以克伦斯基为主。

当然蔡锷这么做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让克伦斯基感受到中国国民政府的诚意,的确是想帮助克伦斯基在沙俄政权结构中取得更高的地位。

克伦斯基这段时间也感受到了,自己在整个沙皇政府中的地位跟以前相比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部长先生这次来是为了?”克伦斯基没有说出自己心中的猜想,他当然不会这么做了,无论是猜对还是猜错,对自己来说都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猜对了,蔡锷很有可能就因此对这个目的避而不谈,以让克伦斯基放松警惕,以便让中国国民政府更好地达成这个目的;要是猜错了,反而会暴露自己心中的想法,这样更危险;与其这样两头都不讨好,还不如直接装笨让蔡锷直接说呢。

“克伦斯基先生,不知道你对中国的文化有多少了解呢?”蔡锷并没有急于说出自己心中的目的,反而继续问克伦斯基。

在克伦斯基的带领下,蔡锷走到了别墅的里间,一个装潢很考究的书房或者会议室类型的房间,房间里挂着一副很有名的画,可是蔡锷自认为自己是个大老粗,实在不知道这幅画的作者是谁,不过只是简单的觉得好看。

两个人在铺着厚实雪豹皮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蔡锷不得不感叹,沙俄贵族真懂得享受啊,就连领地都快要被人抢完了,竟然还有这么好的地方享受,却不顾自己的前线士兵还在受冷挨饿,这可能也是沙皇政府为什么有那么好的武器装备,那么多的士兵,还是会吃败仗的一个原因之一吧。

“贵国文化博大精深,我只是略微知道一些皮毛,不足为耻的!”克伦斯基不知道蔡锷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可是蔡锷竟然问了,克伦斯基还是很谦虚的回答到。

“中国古代有两本写战争的名一本是《水浒传》一本是《三国演义》,不知道克伦斯基先生可看过?”蔡锷看着面前茶几上放着热咖啡,虽然知道这玩意很苦,但是由于一路都受沙俄的寒气影响,蔡锷实在是冷坏了,现在中国都是春天了,没想到沙俄还是这么冷,没办法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拿起桌上的咖啡就喝了起来。

“哦哦,我都看过,可是我还是不懂,部长先生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克伦斯基心想以蔡锷的性格说话应该是直来直往的,可是为什么现在跟自己虚与委蛇,老是绕着圈子说呢。

这一点克伦斯基当然会想不到的,蔡锷这次回南京的时候,又专门找伍廷芳学了一招,外交过程中,尽量把谈话说的充实,不要一上来就暴露自己的意思,这样很容易让对方猜想到你在想什么,然后你就会丧失主动权,所以蔡锷才变得很文人的说话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不知道克伦斯基先生觉得现在沙俄的内战是《水浒传》里面描写的战争还是《三国演义》里面描叙的战争呢?”蔡锷就是不打算解释克伦斯基的发问,当然蔡锷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难不成直接说,我就是在慢慢掉你胃口的,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嘛。

“《水浒传》,现在的苏维埃政府就像当年的梁上一百零八汉一样,自以为自己能占山为王,反正到最后还是会被政府给消灭的,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农民阶级革命的幻想性和不成熟性,始终是狭隘的,不会取得胜利的!”克伦斯基以为蔡锷会问自己什么特别难得问题呢,想到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一下子很兴奋的回答到,甚至还以为蔡锷告诉自己这个事情是为了说沙皇政府肯定会战胜苏维埃政府那群草寇的。尤其是在说到苏维埃政府的时候,克伦斯基一脸的蔑视和瞧不起,这有可能是他本身是资产阶级新贵族的身份的原因吧。

“呵呵……可我认为克伦斯基先生的看法是错误的,现在的沙俄国内更像《三国演义》里面的战争……”蔡锷准备了一大段的演说呢。

“可是只有两个政权啊?”克伦斯基不明白的反驳到,这是很正常的常识啊,《三国演义》明明说的是三国嘛,这个跟现在的沙俄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克伦斯基认为蔡锷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

“克伦斯基先生请听我说完,你就明白了!”蔡锷清清嗓子说到,虽然很讨厌克伦斯基这么不礼貌的打断了自己,可是还是很好的压制了自己的情绪,为了能讲这个,蔡锷还专门找了一个早年开私塾的老先生请教了好久呢,做了这么多功课可不能白费了。

“首先,我先给你解释‘三国’的原因,目前从局势上来看,沙俄境内是存在一个是以列宁领导的苏维埃政府,一个是以沙皇实际是首相尼古拉耶维奇领导的沙皇政府,可是这两个政府目前的势力虽然沙皇政府可能还是占劣势一点,可是沙俄的贵族根深蒂固不可能轻易撼动的,所以两股势力旗鼓相当,可就是这种旗鼓相当的状态才是最可怕的,这样一来战争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而长久的战争给沙俄带了的只能是巨大的创伤,可是现在的苏维埃政权主要是农民还有工人,但是他们没有结实的基础不符合历史的潮流,所以不可能存在,而沙皇政府与人民的之间的矛盾过于激化,这样一来,沙皇政府也不可能被人民所接受,没有人民支持的政府是没有立足之地的,要想重新找回人民的支持,那沙皇政府就必须改革,而改革后的沙皇政府就不是原来的沙皇政府了,这才出现了第三个国家。”蔡锷满脸自信的说到,克伦斯基听的似懂非懂的,可是还是频繁的点头。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