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传》 第四百九十九章 春风之季

第四百九十九章 春风之季

春风拂过田野,驿道两侧的庄稼地一片新嫩的翠绿。黄的阳光、绿的新芽、褐的泥土、白的水田,户外的景色色彩明快清晰,十分漂亮。这样的风光消去了许多行人的舟马疲惫。

在地里锄地的戴草帽的短衣农夫被路上的行人吸引目光,直起腰来休息,一面好奇地看着仗剑骑马的行人。驿道上两匹马一辆车,车里的人瞧不见,骑马的两个汉子年龄都不大,前面的方脸长得瘦、后面的是个壮汉,瘦子三十出头,壮汉估计只有二十多岁。在大明朝仗剑而游的多是取得功名的文人,武人反倒很少携带武器游历,但这俩人看起来却不像是文人,倒像是武昌朝廷的将领。

他们正是朱广洋和表弟赵虎。年长的瘦子是朱广洋,水师第二营指挥使也是军权很重的人物了,这二马一车的行头倒是显得很简陋。不过军中据说去年周将军从澧州去武昌也只带了一个随从,朱广洋觉得自己只是个指挥使哪里比得上人家周梦雄,自然没资格弄得比周梦雄进“京”还风光。

马车上除了赶车的马夫,有两个妇人,便是朱广洋和赵虎的内人。调令他们来武昌受训的公文写得怪,要他们把妻子也带过来……初时朱广洋觉得是把家眷送到武昌是为了做人质,毕竟新军很重要,据说花了很多钱。但后来想想不对,军令上只叫带妻子,没叫带儿子。一个妇人能做什么保?真要做人质,肯定叫儿子送去了。

特别是赵虎家的婆娘,当年就花了十个铜板!赵虎家以前打铁生意也不好穷得叮当响,要不然他也不会去当兵,而且是出海;出海讨生活的士卒大多不是什么好家境出身,要不也不会去,想想万里海水就靠一条船活不是九死一生的事?当年郑公公手下做小兵的还有犯了事的流放犯。赵虎的哥哥娶了个嫂子,他自知家里已经拿不出钱讨媳妇了,便跟着郑和的舰队出海看能不能捞一把。

结果受了伤,在郑和舰队从吕宋返航后,赵虎就上岸准备回乡了。在半道路过一个正受饥荒的县,很多人逃荒,饿死了不少人。赵虎在路边看见有对十几岁的兄妹在那哭,原来是爹病饿死了,赵虎本来就没钱讨媳妇,又见那忻娘长得还不错,顿时动了心思,便热心地上去帮忙砍树木钉棺材,把那老头入土,还将随身带的干粮分给两个孝;言谈之间得知这家子姓姜,便提出要娶姜家忻娘。赵虎身上只有十个铜板,但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那小妹妹跟着逃荒说不定饿死了怪可惜,跟着自己肯定能养活之类的。愣是靠十文钱为自己弄了个老婆回家。

这回马车上带的两个妇人,其中一个就是这个姜二娘,赵虎的媳妇。

现在姜二娘跟着赵虎的日子当然与以前大不相同了,赵虎在岳州时大小是个队正,手下两个总旗一百多号人,每个月固定收入就是五两,领不到钱也能领米、布等实物,一月单是正当收入就抵普通百姓一家的年入;在岳州军中还白给了一大块良田好地。

这回凭借自己和张宁的旧谊,以及姚和尚的举荐,直接升新军主力舰哨总,军饷立马翻四倍。而且作为有实际兵权的将领,到时候有俘获的时候战利品还可以拿一些,只要不过分基本没事。如今的赵虎在亲朋好友面前非常风光,什么从小就看出有出息之类的话听得不少,连长辈也夸他会做人懂规矩早晚不是池中之物云云。

一行人在路上慢吞吞地走了几天,此时已到武昌城。朱广洋把印信拿出来给守门的军士瞧,那军士立刻刮目相看,忙叫他们稍后,小跑着去叫人。

不一会儿,只见三个打扮整肃的年轻人便骑马到了城门口。特别是中间那个头目非常年轻,生得白净看样子就是个十几岁的后生,穿着青色的军服、洁白的中衣,腰挂金鞘宝剑,打扮得非常干净整洁。他们走到朱广洋赵虎面前时,俩武将顿时相形见绌,仪表形象简直没法和这年轻小生的样子货相比,顿时显得非常粗鄙。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后生下马来,说话却是很有派头,连腰也不弯,直挺挺地站着说:“在下宫廷守备指挥使周忠,奉湘王之命专程迎接诸位到武昌受训的将军。请问二位便是朱指挥和赵哨总?”

“正是。”朱广洋十分和气地应答,看样子并不和这个毛没长齐的后生计较,又很客气地说,“咱们初来乍到不熟地方,如此便有劳周将军了。”

周忠也不多话,只道:“请。”

说罢几个人纷纷上马。朱广洋策马与周忠并肩缓行,忽然随口问道:“令尊是周部堂吧?”

周忠道:“是。”

朱广洋一脸恍然,又夸赞了几句,什么虎父无犬子云云,反正说好听的也不用给钱。难怪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就是什么指挥,二十岁不到吧,要不是周梦雄的儿子哪能与朱广洋平起平坐?朱广洋混到现在那是身经百战,摸爬滚打了多少年。

一行人一面言谈一面往察院街而行,这边的位置在楚王宫北,如今武昌朝廷的权力中心内阁也设在北宫门内,外面还有六部衙门,算得上是武昌的政治中心了,街面上来往的官吏车马非常多,不断有骑马的官员在街对面下马来,抱拳向周忠打招呼。周忠虽然岁数小,不过因为经常在宫门露面,认识他的人还不少。

在兵部旁边的一座院子门口,赫然有一块牌匾上写着:明帝**官学校。这名字真是非常稀奇。

周忠指着牌子道:“等各处到武昌的水师将领来齐了,诸位就在这里受训,不过今天不用去的。湘王言,咱们大明的称谓应该是明帝国,明是国号;帝国是国体,实行天子制度,并号令四方蛮夷小邦、威福四海,故谓之帝国。”

朱广洋以为善,他一个武将当然懒得去计较这字面,大明也好明帝国也罢,反正都是上头一个皇帝,下面文武掌权,靠科举靠关系上位如此而已。只不过因为觉得稀奇,多瞧了几眼。

一行人又走了一段路,从大街转进一个巷子,只见这巷子里的民宅门口都挂上了牌子,军校一舍、二舍之类的。在一舍门外停下,几个青衣小厮就迎出门来接缰绳,周忠道:“车马交给这里的仆从就行了。马车上是二位将军的夫人,还请夫人下车。此后两个月二位将军及夫人就住在这里,有楚王宫调过来的园丁、厨子、马夫、宫女,衣食住行都不必操心。”

朱广洋忙道:“这些都是湘王安排的?”

周忠正色道:“都是湘王亲**代的,他把诸位将军当成门生一般关照。”

朱广洋道:“末将等唯有死战沙场,不能报湘王厚恩之万一……咦,周将军怎不下马?劳烦引带,进去坐坐饮口茶。”

“朱将军好意心领了。”周忠有模有样地说,“二位和家眷远道而来舟马劳顿,我不便过多叨扰。你们先歇歇,明晚在宫里有个接风宴,你们要带上夫人前去赴宴,到时候也好和王爷见面了……对了,必不能送礼,将军们就穿新发的水师制服,不要带武器进宫。”

朱广洋的表弟赵虎这时忍不住开口道:“咱们这就能进宫面圣了?”

周忠道:“不是见皇上,是见湘王。”

赵虎忙道:“能见湘王已是荣幸之至,是我不识好歹,这就惦记着面圣了,哈哈。”朱广洋听罢松了一口气,还担心赵虎说错话,说出什么湘王就相当于皇帝之类的不识大体的话来,毕竟这小子没见过啥世面,以前就是做小卒的……不过想来倒是多余担心。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朱广洋又道:“咱们去面见湘王却是高兴,只不过确定要携贱内一起进宫赴宴?只怕妇道人家没什么见识,不懂礼仪,弄出笑话来。”

周忠皱眉道:“王妃也会赴宴,这是以家宴款待,诸位可不要负了王爷一番好意。”

“原来如此,末将愚钝、愚钝。”朱广洋惊道,“实在未料王爷如此看重我等,竟以家眷引荐。”

周忠道:“你们在岳州不知道,最近王爷要文武官吏复兴先古六艺,为天下百姓之榜样。无论文官武将都要习琴棋书画弓马骑射之技,武将不能只知杀人,不懂风雅体面。我朝名正言顺,是天下正朔,王爷以武讨逆,部下可不是那草莽绿林打家劫舍的匪徒做派。诸位的夫人也不是压寨夫人,能闹什么笑话?”

朱广洋连连称是,周忠说完话就走了。

等外人走后,两个妇人这才下车露面,一块儿进院子。这时赵虎才随口说道:“咱们带兵打仗,还学什么六艺?”

朱广洋笑看表弟,想着他和湘王的关系,便玩笑道:“你可别觉得没用,将来天下定鼎,咱们封侯不就是勋贵了?王侯将相朱门大户,自然要点排场门面才行。”

  • A+ A- 默认

最近阅读